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女警官去做诱饵

初秋的九月,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是如此的湛蓝,纯净得让人总觉得少一点什么似的,在湛蓝的天空下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茂密森林

这里是号称“千年古都”的历史名城X市南郊的一个著名旅游景区。

由于不是旅游旺季,现在来这里旅游的人非常少。

森林里的动物似乎也商量好似的全不见了踪影,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外,密林里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

已经是傍晚,原本已经稀少的游客现在也都回去了,很快这片森林又将迎来又一个死寂的夜晚。

这时,一对青年男女从密林中走来。

男的约二十八九岁,一米八左右的个头,面容英俊,穿一身浅色的休闲服;女的二十六七岁,一米七左右的高挑个,相貌极美,穿一身黑色的连衣长裙,剪裁合体的裙子将她丰满匀称的身段完全凸现出来。

这两个人虽然穿着并非十分华丽,但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上就可以看出都是富家出身。

虽然只是初秋,但密林的地上仍然落着厚厚的树叶,人踩上去发出一种舒适的“沙沙”声,更显得这片林海的深邃寂静。

这两人就这样手挽手悠闲地踩着落叶,时不时低声说几句,从他们亲密的样子可以看出不是新婚夫妇,就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他们并没有发现在不远的地方,三个身背重重的行囊的男人正注视着这里。

这三个男人都是三四十岁年纪,居中的是个瘦高个,站在他一侧的是一个一米八五左右的粗壮汉子,在另一侧的男人则是中等身材,长着一副鹰钩鼻。

“就他们两个,干吗?”粗壮男人道,似乎有些急不可耐。

“是啊,我们三个对付他们俩个有什么可怕的。”鹰钩鼻子道。

“再看看。”瘦高个似乎是三个人的头,他有些犹豫不定。

“还看什么,再等一会他们就走了。”粗壮男人着急道∶“看那娘们,可是个真正的上等货色呀!”

“好吧!”瘦高个下了决心∶“你们俩对付那个男的,我去对付那个娘们。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就这么办!”

三个男人将行囊放在地上,从行囊里找出一条绳子,快步向仍在密林中悠闲谈天的那对男女走去。

快到他们身边时,那两个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停住脚步向他们望来。

三个人来到这对青年身边,很自然地将他俩围在当中。

男青年立刻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敌意,问道∶“有什么事吗?”

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观察被他们围在当中的女青年,三个男人不禁一阵兴奋,这个即将到手的猎物确实是一个绝色美女。

“小子,这女人是你的吗?”粗壮男人道。

“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只不过看中了这个娘们,想把她弄回去好好玩玩。”

“你说什么?”男青年愤怒的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我再说一遍,我要把这娘们带回去,扒光了衣服跪在我面前任我奸淫,听清楚了吗,小白脸?”

“混蛋!”

“什么?你不想活了吗?”粗壮男人道∶“你最好乖乖地听话,要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想怎么样?”男青年用身体护住他的女伴道。

女青年静静地站在那里,她能感觉到男人正毫无掩饰的在她高高的胸前打转的目光,她知道这三个男人不知道已经用目光将她扒光了多少次了,但她始终没有出声,只是双手插到裙子两边的兜里,冷冷地看着围过来的三个男人。

三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目光,粗壮男人和鹰钩鼻子从身上掏出刀子,紧张的气氛似乎令空气都凝固了。

瘦高个一直盯着女青年,但当他第一次与她冷冷射过来的目光一接触,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他妈的,看你那个傲劲,一会落到我手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在心里骂了一声,叫道∶“动手!”

立刻,三个男人向围在中间的这对青年男女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扑到他们身上时,突然这对青年迅捷地侧身份别从两个方向闪了出去,三个男人笨拙地撞到一起。

“什么?”

男人们还没有明白过来,他们定了定神,找准目标又分别向那对青年扑了过去。

“臭婊子,看我怎么收拾你!”瘦高个一边骂一边向女青年扑去。

女青年只是轻轻一侧身,他就又扑空了。

这一次他没有机会了,只觉得脚下一拌,头上遭到重重的一击,他便倒了下去。另一边,男青年也轻易地将两个男人放倒在地。

粗壮汉子还没有醒悟,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准备再扑上去时。“乒!”的一声枪响,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

“不许动!”女青年手中稳稳地端着一把小巧的手枪喝道。

瘦高个的男人趴在她身边不远的地上不醒人事。

“啊,什么?”粗壮男人叫了起来。

“我们是警察,你们这伙罪犯终于落网了。”女青年威风凛凛地道。

“你们……是……警察?!”男人的舌头打起了转。

“不错,我们是专门来执行‘诱饵行动’的警察。前一段时间的连续失踪案是你们干的吧,我们特意制定的这个‘诱饵行动’就是为了把你们引出来,这一次你们就等着上法庭接受审判吧!”女刑警道。

“不!我们不是……”粗壮男人瘫倒在地上。

“石飞,你身上带了手铐没有?”女刑警牢牢控制住局面后,问她的男搭档道。

“没有,我以为今天……”

没等叫石飞的男刑警说完,女刑警就从身上掏出一副手铐扔给他∶“接着,先把那身边的那两个家伙铐在一起。”

把手铐接住,石飞笑道∶“真有你的,这时候身上还带着枪和手铐。”

看到女刑警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石飞感到十分没趣,悻悻地转过身来,将一口恶气全出到瘫倒在地的两个男人身上。

“把手伸出来,你们这两个混蛋!”石飞杀气腾腾地道。

看到男人都失神地坐在地上,他不禁心头火起,来到粗壮男人的身边弯下腰抓住他的左手,很熟练地将手铐铐在男人手腕上。

冰凉的手铐似乎把男人飞散的魂魄又铐了回来,粗壮男人突然杀猪一般嚎啕大哭起来,他一下抱住石飞的腿。

“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粗壮男人嚎哭道。

在一边的鹰钩鼻子好像也受到感泄似的,凑过来抱住石飞的另一条腿,哀求道∶“是啊,饶了我们吧,我们这是第一次。”

“胡说!前一阵的那几起失踪案难道你们忘了吗?”石飞厉声道。

“石警官,那不是我们干的啊!”鹰钩鼻子摇晃着石飞的腿叫道。

“不管是不是,你们都得跟我们回去接受法庭的审判。”石飞用力掰开鹰钩鼻子紧抱住他腿的手。

“不要啊!我们再也不敢了,你们就放我们一马吧!”粗壮男人用力摇晃石飞的另一条腿大叫道。

石飞身体晃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

他站稳身体,不由得抬头看了看端着枪站在一边的女刑警,当看到她脸上流露出的一丝不耐和嘲弄的表情,石飞心中顿时无名火起。他冲跪在地上抱着他腿哀求的两个男人大声喝道∶“混蛋,你们两个快点给我停下来!”

“石飞,你就不能快一点吗?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一边的女刑警冷冷地道。

石飞低下头用力抓住鹰钩鼻子的右手正要把手铐铐上去,跪在地上的粗壮汉子突然大叫一声站了起来,起身时正好一头撞在石飞的脸上,同时他抱着石飞的一条腿的双手用力向上抬,石飞再也站不稳了。

“你们想干什么!”在惊叫声中他仰面倒在地上。

突发的事件令女刑警本已完全放松的心理猛然间重新紧张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几步,用枪指着在地上纠缠在一起的三个男人叫道∶“快住手,不然我要开枪了!”

由于女刑警向前走了几步,本来在她身边的瘦高个现在已经完全处于她的身后。

就在女刑警威胁要开枪的时候,原本一动不动趴在地上似乎不醒人事的瘦高个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多年的职业训练使得女刑警立刻发觉到身后的异样,她迅速转过身来。说时迟那时快,刚刚身体爬起一半的瘦高个看到女刑警已经察觉到他的行动,正要转身用枪指住他的一瞬间,大叫一声∶“拼了!”同时低头用身体向女刑警撞了过去。

刚转过身来的女刑警还没来得及把枪口指住瘦高个,就看到他一头撞过来的身影,再想躲闪已经晚了,男人一头撞在她柔软的小腹上。

“哎呀!”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令女刑警身体猛地向后一仰,端着枪的双手也扬向空中。

她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手中握着的枪也掉在她的身前。

双方再次展开全面的交手。

瘦高个一击成功,将女刑警撞倒在地,他做梦一般从地上爬起来。

女刑警正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她那把银光闪闪的小手枪则掉在她身前不远的地方,在她的旁边那个叫石飞的男刑警正被瘦高个的两个同伙压在地上搏斗。

控制局势的关键就是掉在地上的手枪,谁能先捡起枪谁就能获得胜利,女刑警和瘦高个都盯着这支小巧的女式手枪。

女刑警想站起来,只要她能站起来就没有人能从她的眼前将这把手枪抢走,然而被撞得岔了气的她现在连呼吸一下都不行,根本没有办法移动身子,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瘦高个一个箭步跳过来把枪捡到手上。

“乒!”的一声枪响,所有人的动作又都停了下来。

“不许动!”

听到一个男人得意忘形的声音,石飞的心沉了下去。

他扭头一看,瘦高个的男人手中握着原本在女刑警手上的枪,站在她的身前几步远的地方。

“你如果再敢反抗,我就一枪打死她。”瘦高个叫道。

放弃了抵抗的石飞,头上被粗壮男人重重地打了几下昏死过去。

局势在一瞬间发生了逆转,罪犯们控制了一切。

女刑警慢慢站了起来,她的呼吸恢复了正常,刚才被憋得通红的脸上仍然残余着未曾散去的红晕,看来那一下撞得确实不轻。

“不要乱动,要不然就一枪打死你!”

瘦高个又向后退了几步,这两个警察太厉害了,他害怕女刑警会突然发动反击。

“你们是不是那些失踪案的罪犯?”

“没错,那些失踪案就是我们干的,失踪的那几个女人现在都成了我们的性交奴隶,你既然失败了,就也和她们一样成了我们的俘虏。”

“刚才真该一枪打死你呀!”女刑警恨恨道。

“怎么,后悔了?”

“是啊!”

“臭娘们,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粗壮男人先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男刑警双手牢牢捆在身后,接着又解他的皮带,用皮带将男刑警双脚也绑好确信他不可能再反抗之后,走到女刑警身边,把手伸进她黑色长裙的兜里,找到手铐的钥匙。

“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把手背到后面去。”

看到女刑警没有动,将左手上手铐解开的粗壮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右边胳膊拧到身后,将手铐铐在女刑警的手腕上,又如法炮制地将她的左手一起铐在背后。

男人转到女刑警的身前,用手下流地托起她美丽的下巴,仔细端详着这位漂亮的女俘虏。

“长得可真标致啊!真想不到警察里也有这样上等的货色。”

女刑警屈辱地将脸扭到一边。

“他妈的!还敢耍性格!”粗壮男人一把抓住女刑警胸前的衣襟,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弓就是几耳光。

“浑蛋!既然落到我们手里,就不能像原来那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要你给我们当奴隶,明白吗,女刑警!”

女刑警紧紧咬着嘴唇,被打得失去血色的脸微微颤抖着。

“现在来做一下身体检查。”

粗壮男人说着伸出一双粗大的手扣到女刑警剧烈起伏的高耸胸膛上,他隔着衣服揉了揉女刑警丰满的乳房。

随后又拿出一条绳子先在她乳房上下各缠几道,又用剩下的绳子将她的双臂牢牢地捆了几圈。

“你的乳房非常棒。”

粗壮男人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被绳子紧紧勒住的乳房更显得凸出,由于裙子的面料非常薄,里面的胸罩也是一样,因此紧贴在衣服上的乳房那优美的形状清楚地展现男人面前,甚至连乳头也清晰可见。

“原来你是喜欢用绳子捆绑的女人,只是绑一下奶头就硬了。”粗壮男人毫不费力地找到女刑警的乳头,轻轻捏了捏。

“不,我不是……”女刑警的脸涨得通红,刚要解释几句,男人突然用力地捏了一下她有点发硬的乳头。

“啊!”乳头上突然传来的刺痛令她不禁轻叫一声。

“这么好的身体可以供我们尽情玩弄,美女刑警,你以后永远都是我们的性交奴隶了,明白吗?”

“明白了。”女刑警小声道。两位刑警被罪犯们带走了。

此时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但罪犯们显然对这里非常熟悉,一直向密林深处走去。

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女刑警默默地跟着男人走着,她现在心中充满悔恨,自己当时太大意了。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手枪落到了罪犯们手中,她的双手则被铐在身后。

这一次的“诱饵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

大约走了二十分钟,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灌木丛前面停了下来。

从外表看,这个灌木丛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然而瘦高个男人在灌木丛下面某个地方按了一下,立刻灌木丛一边的地面裂开一条缝,一个黑黑的洞口出现在众人面前。

男人们从行囊中找出手电点亮,原来这个洞口是一条阶梯向下的地道。

他们押着两个刑警走下了地道,最后下来的瘦高个又在地道里的某处按动机关,重新将洞口封死。随后,他又按了一个开关,立刻整个地道变得灯火通明。

这道阶梯非常陡,一行人一路向下大约走了二、三百米,算起来已经在地下三、四十米的深处了,这时通道开始变得平坦宽敞起来。

又向前走了几十米,一道石门挡住了去路。走在前面的粗壮男人扳动一边的机关,石门缓缓打开,前面豁然出现一间很大的房间。

“欢迎进入我们的地下宫殿。”瘦高个得意道。

众人陆续走进房间后,瘦高个将通道的灯关掉,最后关上石门,他们来到了一个完全封闭的地下世界里。这间大房间似乎只是个门廊,男人们只是将行囊放在地上,就押着两个刑警继续向里走去。

又进了一道门,两个刑警终于见到了地下宫殿的真正面貌∶一个极其巨大的房间,四周的墙壁都有各种精致的装饰,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射出妖异的光芒,在大厅正中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台子,上面摆放着三张极其豪华的椅子,在高台上和四周都铺着厚厚的地毯。

在大厅周围还有几道石门,显然这个地下宫殿还远不止这一点。

“我们回来了!”粗壮男人高声道。

很快,从宫殿深处出来几个女人,她们一路小跑过来,伴随着小跑是“哗哗”的铁链声。

女人们来到高台边上,一齐跪了下来。

“主人们回来了。”女人们同声道。

她们一共是四个人。

女刑警对眼前的情形异常震惊,这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场面,现在就活生生在她面前上演。

她依稀能够认出这四个人里有失踪的三个女人,都长得很漂亮,另外一个虽然不认识但也是相貌姣好的美女。

“很好,今天我们又带回来一个女人跟你们做伴。”瘦高个道。

“主人们辛苦了。”女人们道,她们纷纷向女刑警这边看来。

女刑警心里此时感到一阵悲哀,她不知道如果这四个女人知道她是来营救她们的警察,现在却和她们一样成了罪犯们的阶下之囚心里会作何感想。

“好,你们先去准备一些可口的酒菜,我们等一会要举行性宴!”

“是,主人。”女人们一个个退了下去。

罪犯们将两个刑警带到一个小一点的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刑具和性器。他们先把男刑警十字形绑在一个铁十字架上,又将女刑警绑到一边的石柱上。

“好了,你们先在这里想一想将来的命运吧。”瘦高个道。

粗壮男人来到女刑警身边,从一边随手拉过来一个黑色的钢制狗颈圈套到她的脖颈上。

“美女刑警,我去休息一下,马上就会回来的。”他小声道。

“一会我会让你好好尝尝我的肉棒的威力,你会欲仙欲死的。”说完他大笑着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被俘的刑警。

“真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地方。”经过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叫石飞的男刑警首先开口道。

“是啊!”女刑警随口道。

“刚才见到的那四个女人里有失踪的刘芸、江晖、周丽丽,另外一个女人不知道是谁?”石飞道。

“不知道。”女刑警摇摇头道∶“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对于我们来说任务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和她们一样成了这伙罪犯的俘虏。”

“是啊,我们也成了俘虏。”石飞喃喃道。

两人又都沉默了。

停了一会,女刑警问道∶“你的头怎么样?”

“没什么。”石飞苦笑道∶“不知道一会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

“警察落到罪犯手中,生还是不可想像的,我已经做好死的思想准备了。”

“他们真的敢杀警察吗?”

“在这些罪犯眼里,根本没有‘法律’这两个字,他们是一伙专门玩弄女人的暴徒。那些女人被他们绑架到这里一定遭到了他们的轮流奸淫,最后成了他们的性交奴隶,而原来和她们在一起的男人,几乎可以肯定被他们绑架到这里杀掉了。”“那你……”石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是的,很可能……不!百份之百他们把我抓回来是要我当他们的性交奴隶的,遭到他们的奸淫凌辱是没有办法的事。”女刑警道。

“真的会那样吗?”石飞自言自语道。

他抬起头,仔细看了看他那被绑在石柱上的漂亮的女搭档。一身黑色长裙的女刑警被罪犯们用白色尼龙带捆绑着,双臂背在身后被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绳索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绑了几道,将丰满的乳房勒得更加突出;腰上和腿上缠的几道绳子将她紧紧绑到石柱上;而她雪白的脖颈上则赫然套着一个黑色钢制狗颈圈,颈圈上铁链的另一端上一直连到绑着女警官的石柱最上端;在她周围则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性器。

一个平时只能在色情图片或色情电影中看到的场面,现在却活生生出现在石飞面前,女主角竟然是平日高傲冷艳的女刑警,而且她身上黑色的长裙和白色的绳索、黑色的狗颈圈和雪白的肌肤造成的强烈视觉反差,使这一场景更显得分外淫荡,石飞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开始有些异动,他脑海里模模糊糊地出现了女刑警一丝不挂被罪犯们压在身下轮奸的样子。

女刑警没有再说什么,此时她感到极度的耻辱∶她实际上是Z国警察总署最精锐的特别搜查科的特别搜查官,所谓特别搜查科,就是专门负责最危险、最困难的案件侦破工作的部门,里面的成员都是从全国最优秀的警察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而她则是特别搜查科中最优秀的特别搜查官。

她一直是Z国警察总署的骄傲,总是被派去对付那些最高级的罪犯。

对于这一次的连续失踪案,一个不算太大的案子本来根本不需要特别搜查科插手,但X市警署的署长曾经是Z国警察总署特别搜查科科长的上司,他出面相请,她的科长也无法拒绝。

这一次她是被X市警署当成救世主请到这里来破案的,结果却成了罪犯的俘虏。那三个家伙一看就知道是属于社会最底层的垃圾,没有什么头脑的家伙,但就是这三个乌合之众,她不但没能将他们捉拿归案,自己反而被他们抓到这个地下宫殿里,成了他们的性交奴隶。

这种奇耻大辱是心高气傲的女警官无法接受的。

“那你准备什么办?”石飞又一次打破沉默。

“没有什么办法。”女警官摇摇头道∶“现在只有忍耐,就算是遭到他们的奸淫也只有忍耐。一定要活下去,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逃脱。”

“你真的准备……”

“是的!”好像是要激励自己一下,女警官用力点了点头,“我已经下了决心了。”

“那真是委屈你了。”

石飞现在的心情他自己也无法捉摸∶他们俩都是Z国警察总署特别搜查科派来执行这次诱饵行动的,两人装扮成新婚夫妇住在同一间房已经有十来天了。对于这位警察总署的第一美女,石飞和其他同事一样已经心仪多时了,这一次对他来说算得上是天赐良机。但他这位冷艳的女搭档一如往常地拒他于千里之外,每日面对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却无从下手的感觉更令他茶饭不思。

“不知道谁能和警察总署里的第一美女做爱?那一定是一个绝对出类拔萃的人。”

这个想法不知在石飞心里打了多少次转了,然而当他终于见到这位美丽的女警官准备向男人敞开自己的禁地时,才发现并非如此,将把阴茎插入到女警官体内的男人竟是一伙专门玩弄女人的罪犯,他们只是把这位一向高傲冷漠的女警官抓起来绑在地下宫殿里,并没有使用暴力,甚至连一恐吓的话都还没说,而女警官就已经屈服,决定任由他们奸淫凌辱。

这种巨大的反差令石飞的思维一时混乱起来。

酒菜已经摆放好,三个男人洗过澡换了舒适的衣服坐在宽大的沙发里,四个脚上栓着镣铐的半裸美女跪在他们身边服待着,一场性的狂欢就要开始了。

“刘芸,去把新来的女奴隶带到这里来。”坐在中间的瘦高个男人命令道。

“是,主人。”一个女人答道。

这个叫刘芸的女人起身来到女刑警面前,先将栓在女刑警颈上狗颈圈去掉,然后解开绑在女刑警腰间和腿上的绳子。

“主人要你过去。”刘芸低声道∶“请跟我来。”

女刑警默默地跟着刘芸来到三个男人面前,她的双手仍然被铐在身后,紧紧勒住她双乳的绳子也还没有被解开。

“把她身上的绳子和手铐解开。”瘦高个男人道。

“高龙,把这娘们的绑绳松开,不怕她反抗吗?”右边的粗壮男人有点紧张地道。

“怕什么,我们身上有枪,难道还怕一个赤手空拳的娘们吗?”叫高龙的瘦高个得意洋洋地拍拍腰间道。

“我看田忠说的不错,还是保险点好,这娘们可是警察呀。”左边的鹰钩鼻子道。

“好吧,李金贵,那你就去拿一副脚镣给她弄上吧。”高龙道。

叫李金贵的鹰钩鼻子起身出去,一会拖进来一副镣铐,手里还拿着一个类似于套筒扳手的东西。他走到女刑警身边蹲下,很快将镣铐套在她的左脚踝上,随后用那个套筒扳手似的工具将镣铐上紧。

冰冷的镣铐铐在女刑警的脚踝上,她的心也随之凉了下来∶原来罪犯们虽然只是将她的左脚铐住,但由于这是一种特制的镣铐,不是用锁而是用粗大的螺栓上紧的,螺栓的两头都深深地埋在镣铐的钢环里,没有特殊的工具是不可能将它打开的。

女警官知道罪犯们一定会用镣铐之类的东西限制她的行动的,但她对自己的开锁技术很有信心,原来还抱着找机会将镣铐打开以脱身的希望,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李金贵将镣铐上完后,站起身将女刑警的绑绳和铐住她双手的手铐松开,顺便捏了捏她富有弹性的屁股,然后重新坐回到沙发里。

双手获得自由之后,女刑警慢慢活动了两下胳膊。

她在心里飞快地估计了一下形势,尽管她对自己的徒手搏击技能充满自信,如果都是空手她完全可以将这三个男人一块制服,但现在她脚上有镣铐,罪犯们身上则有枪,她知道自己无法对抗他们。

知道她是什么人吗?高龙指着女警官道。

不知道,主人。四个女奴隶几乎异口同声道。

这个娘们可不是一般人,她和那个男的都是警视厅专门派来追捕我们的刑警。他们差一点就得逞了,不过最后还是被我们抓住了。

高龙得意忘形地说着:我们看这娘们长得不错,是一块做性交奴隶的料,就把她带回来,以后她就和你们一样了。

是,主人。奴隶们同声道。

女刑警,先来个自我介绍吧。叫田忠的粗壮男人道,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女刑警高耸的双乳。

我是Z国警察总署派来的特别搜查官,叫﹍﹍女警官低声道。

什么?警察总署的特别搜查官?!没等女警官说完,李金贵就迫不及待地叫道:是不是从那个特别搜查科出来的?

是。女警官道。

真想不到啊!田忠也兴奋起来:原来我们竟然把Z国最优秀的警察弄来做性交奴隶,这样的娘们玩得才够劲。

喂,女警官。你虽然是Z国最优秀的警察,但既然被我们抓到这里来,就得按照我们的规矩行事,如果你不听话马上就会知道反抗的下场,知道吗?

明白了。女警官小声道,她知道罪犯们对她的拷问才刚刚开始。

那你是准备跟我们合作呢,还是反抗我们?

我已经想好了,要想活下去就只有一条路,我会听从你们的命令的。

很好,你明白就好。我可不喜欢干浑身是伤的女人。

我们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在这个地下宫殿里我们是国王,其他的人都要完全服从我们的命令。地下宫殿里所有的女人都是我们的性交奴隶,奴隶见到我们要先跪下给我们请安,然后就是服侍我们,供我们玩乐。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我们是你的主人,和主人说话要先跪下来,不管和主人说什么都不能忘了叫‘主人’,否则就得受到惩罚。

嗯。

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为什么还不跪下来回答?

是,主﹍﹍主人。女警官紧咬着牙关,用颤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她慢慢地跪到地上。一想到自己即将受到的凌辱,她就有一种要发疯的感觉。

不错,学得挺快,不愧是Z国警察总署的特别搜查官。看着不久前冷艳高傲的女警官转眼间变成了自己的性交奴隶,跪在地上随时供自己任意玩弄,三个罪犯都无比兴奋。

开始吧。田忠已经按捺不住了。

不要着急嘛,对于这么优秀的美女刑警,我们也得有点情调才对。高龙道。

女警官,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吗?他继续拷问道。

知道,主人。

你知道什么,说出来。

我现在是﹍﹍是﹍﹍

是什么?

我现在是主人们的奴隶。

是什么奴隶?

是﹍﹍是性交奴隶,主人。面对男人恶毒的追问,女警官的心理防线在一点点崩溃。

性交奴隶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知道,主人。

知道就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是供主人们随时奸淫用的,主人。

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这是剥夺自尊的拷问。

不错,现在主人们心情很好,先给我们表演一段脱衣舞吧。

回答主人,我﹍﹍我不会﹍﹍

他妈的,脱衣舞有什么会不会的?站起来,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等把衣服脱光了就学会了。

是,主人。女警官知道凌辱就要开始了。江晖,去放一段刺激点的音乐。

是,主人。

叫江晖的女人起身来到房间一角的音响前,立刻整个地下宫殿响起了鼓点强劲、催人淫欲的音乐。

开始吧,美女刑警,先随着音乐扭几下热热身。记住!要不停地用手抚摸自己的身体。

是,主人。

美丽干练的女警官在淫荡的音乐声中,在一群罪犯的面前开始缓缓地扭动她诱人的身体,双手放在自己的纤腰上慢慢地来回移动着。

不错,继续下去。动作再大一点,手不要总在腰上摸来摸去,要上下都摸到。

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在罪犯面前跳起脱衣舞,女警官就感到无比的羞愧。再看到男人们那喷射出欲火的眼睛,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打转,她只有闭上双眼。

在男人的命令声中,女警官一点一点上演了她平生第一场脱衣舞:原本盘在头上的乌黑秀发被解开披散着,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逐渐灵活起来,在音乐的节拍声中不再显得那么僵硬,乳房、大腿、屁股等性感地带也已一一抚摸过来。

慢慢把裙子脱掉。

女警官一边继续扭动着身体,一边动手脱着裙子。

她首先解开束腰的裙带,然后开始慢慢地、从上到下解开黑色连衣长裙的扣子,随着长裙的扣子一个一个被解开。女警官被乳罩托得高高的乳房以及双乳间那道令人迷乱的乳沟在半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然后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也依次暴露在众人面前。

最后一个扣子也解开了,女警官深深吸了口气,用颤抖的双手拉住胸前已经半开的衣襟慢慢向两边分开。

停!

当女警官紧闭着双眼将身上的长裙完全拉开,正准备把双手背到身后将裙子完全脱下时,猛地听到男人的命令。

她下意识地停下手上的动作,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三个男人。当她看到三个男人脸上那淫邪的笑容时,突然明白了他们的意图。

此时的她双臂向外分开,全身呈一个十字架状,由于唯一起遮掩作用的连衣裙已被她向两边彻底拉开,她那美艳成熟的身体除了剩下几件小的可怜的紧身内衣之外,整个身体的正面几乎完全暴露在三个罪犯眼前,而被她完全拉开的黑色长裙反而成了一个绝佳的背景,映衬得她洁白的胴体更显娇美。

看着美艳绝伦的女警官又羞又气的样子,罪犯们发出淫秽的笑声。

跳脱衣舞身体要不停地扭动,知道吗?就保持现在的样子继续扭!

﹍﹍羞愤欲死的女警官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顺从罪犯以使自己能活下去的决定。

但事到如今,她已没有退路,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忍辱负重了。按照罪犯们的命令,她保持着这样尴尬的姿势重新开始随着淫荡的音乐扭动起来。

现在美艳的女警官身上,只剩下几件黑色的内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然而她也知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

黑色真丝吊颈乳罩的两片三角形遮羞布,只能刚好将女警官那丰满挺拔的乳房,下面一半罩住,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着乳罩清楚地看出形状。

黑色网眼状的吊袜带(不知道这东东倒底应该叫什么,反正就是围在腰上用来吊长统袜用的:-))围在女警官不停扭动着的纤腰上,笔直修长的大腿上是黑色半透明长统丝袜,脚上是一双暗红色皮鞋。

而最令人勃然大动的是她的黑色紧身内裤,形状类似于相扑手的行头,只是一条窄的不能再窄的细布条夹在她的双腿之间,吊着这根布条的是两根细细的绳子,在身体两侧左右各打了一个结,才刚好挂在她柔美的腰肢上。

他妈的,警察竟然会穿这样的内衣。田忠用力将一大口口水咽下去道。

喂,美女刑警,你一定是很想被男人干吧!不然,怎么会穿这么淫荡的内衣?李金贵嘶哑着声音道。

﹍﹍女警官还没有低头看自己的身体,但不用看她也能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多么性感,对于罪犯们的拷问她无法回答,只有羞愧地把脸转向一边。

嘿嘿嘿﹍﹍说不定这是警察总署特别搜查科女搜查官的统一装束呢。高龙道。

随之而来的是三个男人的一阵狂笑。

美女刑警,到我们身边来,让我们好好看看Z国最优秀的警察是怎么像妓女一样在她要捉拿的罪犯面前大跳脱衣舞的。

听到这个命令,女警官心中一阵狂喜,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要能和罪犯们接近,她就有机会一举制服那个叫高龙的家伙,从他身上把枪抢过来就可以轻易地将三个罪犯全部制服。

她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慢慢地向罪犯们身边走去。

站住!李金贵道,他似乎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女警官的心跳似乎在这一刹那间停止了。

怎么了,阿贵?田忠不耐烦道。

我觉得这样太危险了,这娘们到底也是一个警察呀,而且是从警察总署来的特别搜查官,让她这样靠近我们会不会有问题?李金贵道。

高龙和田忠似乎也清醒了一些,他们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点点头:不错,这样确实太危险了。

高龙道:这个臭娘们一定就是这么打算的,先表现得无比顺从,等机会一到立刻就会反扑,是不是啊,警察总署来的特别搜查官?

女警官的心里一片冰凉,看来这场劫难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她摇摇头,死心道:主人,我会一直服从你们的。

把裙子脱下来。

黑色长裙无声地滑落在地上。

女警官一抬头便看到三双充满淫欲的眼睛似乎要用目光将她身上仅存的几块遮羞布扒光,她不由自主地想用手掩用自己的身体。

田忠再也忍耐不住了,他一下从沙发里站起来,从墙壁上挂着的刑具里找了一副皮制手铐来到女警官身边。

把手背到身后去,臭婊子!

女警官放弃了反抗的念头,默默地将双手背过去,任由罪犯将她的双手紧紧铐了起来。

好了,现在可以尽情地玩弄你了,美女刑警。男人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现在继续跳你的脱衣舞吧!

双手被铐在身后,全身上下只剩几件撩人淫欲的内衣的女警官再次扭动起身体来,在罪犯们的逼迫下她慢慢来到他们身边,像一件展览品一样依次在三个罪犯面前扭动腰肢卖弄色相。

让我们看看Z国最优秀的美女刑警双手铐在身后还会不会跳脱衣舞。

高龙对两个同伴道,随后命令女警官:娘们,先把你的奶子亮出来吧。

不行,主人。

为什么?

我没法解开﹍﹍

胡说,把手翻上去不就行了吗?

你难道敢反抗我们吗?

不,主人,我会﹍﹍我会尽力的。

女警官吃力地将被铐在一起的双手翻上去,摸索着找到胸罩背后的绳结,轻轻向下一拉,原来紧紧绷在乳房上的胸罩立刻松驰下来。由于是吊颈式的胸罩,因此解开背后的绳扣这个胸罩就像栓在绳子上的两块破布一样在女警官的胸前飘来荡去,而失去了束缚的乳房则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动。

高龙从沙发里坐直身体,伸手握住站在他面前的女警官那丰满娇嫩的乳房揉弄起来。

这奶头真是妙不可言呀。他轻轻捏了捏女警官乳房上娇艳的乳头:不知道警察总署来的女特别搜查官的接吻技术如何?

高龙抓住仍垂在女警官胸前的胸罩,用力向下拉,将她拉得低下头脸面对着他,然后毫不客气地将嘴凑上去,压在女警官红润的小嘴上吻了起来。

脖颈上受到向下拉的力量,使得女警官不得不弯下腰,这样就自然而然地将屁股撅了起来,正好对着坐在一边的田忠,正在饶有兴致地看高龙凌辱女警官的田忠立刻目瞪口呆。

女警官的内裤从前面看是窄窄的一条,从后面看则几乎什么也没有,她身后优美的隆起着的两个浑圆的双丘中间是一道深深的山谷,那条细布条完全陷入那道深沟中,女警官的屁股实际上是完全裸露的。

当她弯腰撅臀的时候,深藏在谷底的秘境便暴露在田忠面前,那象征性的遮羞布只能刚好将女警官的肉洞遮住,而两片阴唇则在田忠眼前一览无遗。

女警官正以费力的姿势应付着高龙对她舌头的追逐,当男人最终捕捉到她的舌头吸吮时,她突然感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按上她那最神圣的地方,她不禁惊叫起来。然而在男人的亲吻下,她只发出几声近似于呻吟的鼻音。

娘们,把你这条淫荡的内裤脱下来。田忠粗声粗气地道: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