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苏嬢嬢的敲门声01~05全文完作者:aishang2007

苏嬢嬢的敲门声苏嬢

作者:aishang2007

首发于SIS

                           (一)真实

    前年这几天我还在云南。我记得很清楚,那次在昆明周边玩了十几天,直

到过了冬至才回的成都。一起过去的是公司销售经理老马、会计苏嬢嬢、出纳

员小周,还有司机小李子。

    因为近年底,公司照例要和昆明的子公司及代销商核算帐目,收取代销款。

负责接待的是子公司负责人陈四哥,几个经销商则轮流做东,请吃饭管娱乐。

    那天是西山区的老沙请客。他是个老赌鬼,不大在意吃吃喝喝的,把我们

带到一家自助烧烤店,吃了简单的一顿烧烤后,就在楼上开了个房间整『斗牛

牛』。不到十二点,我赢了2万多,老沙说继续整,我知道他经常赌钱到处欠

着烂债,手头其实并不宽裕,就推说明天还要到石林玩,想早点休息。

    他有点不服气,拿话来激我说:「咦,唐总出来耍,是不是留着体力要大

战哪个良家妇女哦?」边说边挤眉眨眼地看着苏嬢嬢,问她是不是这么回事。

    苏嬢嬢本来已经困得靠在沙发上了,听老沙调侃她,沒好气地回了句:

「晓球得你们的哦!」

    一句话把在场的男的都逗笑了起来,然后上车回宾馆。也是该有这桩事,

老沙那样说也是开个玩笑,那天我却听到心里去了。车上,斜睨身旁的苏嬢嬢,

破天荒地真在想和她睡上一次,味道应该很不错。

    苏嬢嬢身材匀称,个子不足一米六,微黑,也微胖。虽然公司里的小年青

些喊她苏嬢嬢,其实她比我还小两岁,才三十多,有个儿子刚上小学。她通过

人才市场应聘到公司已经两年多了,以前是出纳,后来因区农机局长托亲戚小

周来公司当出纳,她就做了会计。

    工作上她有着从事财会工作的女人的大部分优点,敬业、细心、本分,考

虑事情周全,从不说三道四,平时谈吐含蓄矜持,不大好打扮,身上从沒有花

里胡哨的首饰和香水脂粉味,是个很典型的三十多岁的家庭妇女。

    男人一旦对哪个女人惦记上了,心里总是痒痒的,有种微微的甜蜜感,有

品味和有实力的男人,还喜欢玩味一下那个女人的感情。

    我当时就捏着自己光熘熘的下巴在邪恶地想,这样一个一本正经的家庭妇

女在自己身体底下时是怎么样一种风光呢?在想的时候我已经勃起,并且有些

迫不及待。

    下车后,我提醒大家明天一早要到石林玩,还开玩笑说躺在床上不要东想

西想,集中精力休息。然后我轻声对走在后面的苏嬢嬢说,今天我手气好,你

到我房间来把去年奖金的尾款领去。

    苏嬢嬢明显愣了一下,她当然沒有忘记去年她奖金馀额的六千多我还沒给

她。当时是我喊她造的奖金表,完了我说她工作上细緻认真,多给她个六千六

的红包,祝她新年快乐,让她找等额的餐饮票去报,我签字。也不知道什么原

因她沒拿票来,我当然也就沒再提这事。这时我主动提及,她愣了那么一下,

应该是听懂了我话里有话。只要是成年人,都懂到老闆房间里去的意思,更別

说是这个时间段。

    我不确定苏嬢嬢会不会来。晚饭时喝了些酒,有些燥热,又为刚才一时沖

动的想法亢奋,就沖了个热水澡。60° 的热水中,我搓揉着自己的胸腹,有

一些烈火在体内燃烧起来,鸡巴硬得很威武。我打定主意,过半小时苏嬢嬢不

来的话,我就打电话给前台。

    正在擦拭头髮时,手机响了,是苏嬢嬢打来的。她好像是犹豫了一下才开

始说话,问我休息了不,要不明天来领钱。

    我和气地笑着反问:「怎么,怕我把你烧烤来吃了?我刚洗完澡,你来拿

吧,分秒钟的事情,明天要赶早去石林的。」刚要挂电话,我又嘱咐她:「別

给小周知道,她沒这个红包的。」她嗯了一声就挂了。

    我腰里扎着浴巾在房间里徘徊,感觉从来沒这么急过。好歹稳了稳心神,

叼着一支烟站在电视前,撩起浴巾,从萤幕反光看着微微勃起的鸡巴,感觉很

兴奋,打算和公司职员搞这种事情,以前还真的从来都沒有过。

    「笃笃笃」,微弱的迟疑的敲门声,我打开门,苏嬢嬢看我只扎着浴巾就

又愣了,站在门口不肯动。

    我说:「快进来,让隔壁老马看见不好。」

    她刚进门我就关上房门,故作冷淡地说:「在床头柜上。」然后随她进了

卧室。

    她在两个床头柜上都沒有发现红包,正扭过身正撞上我的胸口,我一把把

她揽进怀里,低头去亲她脖子。她很用力地挣扎,小声地喊,放开放开,唐总

你搞啥子,我不是那种人……

    我将她拥着推到床上,她手推脚踢的,被我压牢又吻定脖子时她似乎疯了,

狠狠一口就咬在我左手上,狠狠地,我几乎能感觉到牙齿碰到指骨的那种无法

形容的痛。于是所有的动作在那一刻都停顿下来,我看着她眼里的恨意,也看

着她的嘴角流出我左手的血。

    就一刻,现在算来是5秒不到的时间后,我大方地让她咬着左手,嘴唇却

沿着她的锁骨往下走,说真的,即使隔着毛衣,我也能感觉得到她的胸,真大,

很柔软。右手同时从毛衣下摆伸进去,粗鲁地掀起乳罩揉她的乳房。

    她牙齿咬着我的手,鼻子里粗声粗气,身体扭动显得毫不配合。这些却都

是我预想到的,反而慢条斯理撩起她的毛衣。她的乳头微黑,很大,已经挺立

起来了。

    我边用右手揉捏边凑上去吮吸,只吸了几下,她就放弃了咬我,用手拼命

想推开我的嘴,带着哭腔小声地喊:「唐总,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不是

这样的人。」

    我已经精虫充脑,完全不能停下来,拉过被盖蒙住她和我,按牢她的手,

一顿勐吸她的双乳──波流汗濡,她的挣扎中,把纯粹的肉香里一颤一颤身体

的悸动也传递给我──真过瘾!

    她的声音渐渐小去,我捉空解开她的牛仔裤,嘴唇沿着多肉的腹部往下,

直达她双腿间,她的毛真多。

    她明白我的意图后立刻又挣扎起来,嘴里似乎在说好髒,但我入口却是微

咸,有股汗味。她的手伸下来推我,拽着我的头髮使劲往上拉,我固执地吮她

的阴蒂,渐渐地她的手又往下按,把我的嘴唇往深处按。她的腹部在往上挺,

像菜板上的鲤鱼一样无规律的挺动,我擡眼往上看,看见她无声地捏自己的乳

头。

    时机成熟,我伏到她身上,把已经硬得有点疼的鸡巴往她B上蹭,每一下

都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