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荒淫无度理髮店14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5-21 05:19 编辑

 (1)小美上钩

小美是一个高中沒读完就离开校园的女孩子,在这个本科比高中生多的城市

里,显然沒有好的工作等待着她。所以,听从了一个叔叔的建议,学了美髮。学

美髮的过程很简单,就是到一家大大的理髮店里成为一个学徒,一个最低级的学

徒。

小美,才17岁。按照规定是不能打工的,但是这里是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

是很少有人关注这些底层下人的生活状态的。

小美离开读书的小县城,来到了看似繁华的都市,在一家看起来华丽的理髮

店,成为了最低级的学徒。

理髮店,看起来沒什么,但是工作人员远远比小美想像中的多,这个看起来

就2—300平米的地方,就需要100个美髮学徒,而小美就成了一个卑微的

美髮学徒。

这,就是小美来到这个大城市的第一步,也是小美沈沦的第一步。

学徒的工作很简单。

早上在安排的员工宿舍起来,洗漱完毕。与一起的30个学徒,穿上统一的

衣服,开始以美髮店为圆心的城市里,喊着店的名字。约莫过在一个小时以后,

回到店里开始当门迎,两个小时换一班人,和另外一波学徒进行互换工作。

休息一会,继续出门宣传。学徒是沒有工资的,好的是也不收费,还包吃住,

对于小美来说,还算是不错的。

学徒就是最最廉价的劳动力,只是小美不明白,期望着可以学到一技之长,

以后回到县城里,开一家理髮店,赚点钱。

跟小美在一个宿舍的小红,比小美来的晚一些,但是在小红来的2个周以后,

小红已经脱离了小美这样的工作状态了,成为了可以进门工作的美髮助理,小美

想不明白为什么。

又过了一周,鉴于小美工作还算认真,主管大方的给小美开了300块钱的

工资。拿到工资的小美看着同样拿着800块的小红。十分的不解,于是……

「小红,你为什么能成为低级助理啊,我也想跟你一样。」小美问的有些羞

涩,她觉得小红未必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她。虽然在这个6人间里面她和小红关系

算是最好的。

「小美啊,这个我,哎,你还是去问主管吧。」小红并沒有正面的回答,还

有些犹豫。

这天晚上,小美一直在想,为什么小红明明想告诉自己这个秘密,却最终沒

有说出来。翻来覆去睡不着,小美决定听小红的话,去找主管问个究竟。但是已

经熄灯了,熄灯了以后,员工是不允许乱走的。

小美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起身去看看,万一主管沒有睡呢,也解决一下自己

迷惑。

时间很晚了,大多数人都睡着了。小美穿过走廊,来到了楼梯另一边的主管

住的地方,听说主管是很有钱的,在城里有大房子。

一步一步,小美走的很慢,楼道里很安静,她不想吵醒什么人,穿过了楼梯。

走到主管门前的时候,惊喜的发现主管的门并沒有关严,还开着一条缝隙。就像

是註定了的一样,小美顺利的看到了屋里的情形。

主管的房子总是比较大的,虽然房间的结构是一样的,但是毕竟主管只有一

个,相比较她们的6人间,能摆放的东西就非常多了,比较一张办公桌。

小美来到门口,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突然听见有呜呜咽咽的声音,小美有

点害怕,分明附件就是沒有人啊。回头看了一下,确实沒什么人啊。

「啊,好好舔!」这个声音是黄主管的声音,小美很清楚的听到了。好奇让

小美往门缝里凑了前去,于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腰间赤裸的黄主管正侧着身子坐在那张巨大办公桌上,裤子脱落在脚踝的地

方。胯前面有个女人在活动,黄主管一手抓着女人的头髮,另一只手扶着桌子。

这对小美这样的花季少女来说,是十分劲爆的场面了。小美下意识的捂了捂

嘴,继续看着屋里的情形。

「好好舔,啊!」

「爽,用舌头吸,嗯对。啊」此时黄经理已经出于一个十分兴奋的状态,抓

着女人头髮的手开始快速的摆动起来,不久,伴随着手的停止摆动,女人发出了

一声惊叫。

这一声可是把小美吓着了,本来就距离门很近的小美,手还是碰到了门,并

成功的发出了响声,而且成功的惊动了屋里的那两人。

随着黄经理的目光扫视过来,小美吓的呆在了那里,不知所措。蹲在地上的

女人也有些慌乱。

此时到是黄经理显得沈稳异常,拍拍胯下的女人的脸颊,「你先回去,这里

有我。」不知道是话起来作用,还是拍打起来作用,那个女人慌了一下,站起来

就往门外面走去。

这个是新来的小莉,但是不太熟,小美心中想道。

随着小莉的离开,场面又陷入了安静,半裸的黄经理还是侧坐在桌子上,小

美依旧不知所措站在门口。

「你进来,把门关上。」

小美听了黄经理的话,默默的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小美,我记得你是农村来的吧,你家条件不太好。」黄经理开口问道。

「嗯。」小美低声回了一声。把头低的很低。

「来到着想着学点什么技术,不想每天就这样吧?我记得你还是学徒。」黄

经理不慌不忙的问着。

「嗯,」小美依旧好似不会说別的字眼一般。

「跟你一个宿舍的小红比你来的晚,却已经是低级助理了,你想知道为什么

吗?」停了一下,黄经理又继续道:「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我想让她成为助理,

她就可以是助理。」

小美想起了发工资那天小红比她多的工资,虽然小红上班晚些。

黄经理看着小美不说话,接着又说道:「其实你工作也挺努力的,只要你跟

刚刚小莉一样,我一句话,你就能当学徒了。小红也是一样的。都要过这个坎。」

黄经理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小美有些犹豫,其实18岁的小美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大人们做爱

的时候,总是会有机会被小美看见的。只是一时间有点快,小美不知道该怎么样。

「这样吧,明天还是这个时候,你要愿意的话,就自己来这里找我。不愿意

的话。」这是一句沒有说完的话,显然黄经理不打算说完,也就是意味着不打算

有小美不愿意的情况。

「过来,帮我擦一擦。」随手抽起一张卫生纸向着小美的方向递了一下。

时间仿佛这样就停了下来。

小美看看黄经理,又看看黄经理还沒有完全软下的下身。不觉中吞了一口唾

沫。

黄经理年纪不算大,三十岁不到,下身通体黝黑,还有一丝白色的液体残留

在猩红的龟头。

天气不算冷,小美穿的当然也不算多,不知怎么地竟然出来一身汗,当小美

的眼神再次回到黄经理眼睛上的时候,心中生出一种神奇的服从感。对视了三两

秒,小美还是向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接过纸巾,慢慢的开始擦拭起黄经理的下体

来了。

黄经理看着小美的样子,心中大定。似乎已经看到了明天的景象,虽然今天

沒有那么愉快,克制了喜悦,微微的笑了两声。

此时的小美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眼前只是一根丑陋的下体。小美想闭上眼睛,

却又有点忍不住,反復的擦了擦。不知怎地,居然又想起了刚刚在门口看到的景

象。从而又想像这个丑陋的东西另外的一个样子了。

「嗯,行了。你去吧。」随着黄经理的打断,小美停了刚刚的幻想,手里的

动作也停了下来。羞红了的脸,根本不允许小美抬头看,慌忙中的跑了出去。

留下来还在淫笑的黄经理。

回到宿舍里的小美手里紧紧的捏着刚刚的纸巾。脑子里一片混乱,那个丑陋

的东西不断来回浮现,想着想着,突然想到自己明天可能就要……那个东西好吃

吗?小美突然很想知道,小莉应该是知道的,但是这要怎么问。

不如,鬼使神差的,小美居然把纸巾拿到了脸前,先是嗅了嗅。

「嗯,似乎沒什么味道,应该不难吃才是。」小美心中想道。看着从纸巾里

渗出来的液体,小美伸出了舌头,犹豫了半天,始终还是沒有舔下去。

就这样,过了半天,小美就在脸红与下体的潮湿中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上工的时候,小红问小美。「看你起色不太好,昨天晚上沒睡好

吗?」

    小美想起昨晚羞人的事情,脸一红,小声道:「沒什么,可能是着凉了吧。」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到了熄灯时间。小美这一天中不断想起那个丑

陋的东西。忐忐忑忑的到了晚上,熄灯了又过了一会。听着宿舍人都睡熟了,悄

悄的出去了。

心跳的好快,咚咚咚。小美在经理办公室的门口站住了。心跳的越来越快,

脸颊也有些微红,小美发现自己有些退缩了,大城市似乎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

美好啊。

片刻,黄经理应该是感觉到了门口有人,见迟迟沒人进来,起身开门出来。

看着傻站在门口的小美,黄经理一把将小美拉进了门里。

小美紧张的站在门口,黄经理依旧坐在办公桌上。开口问道「想好了吗?」

话虽然这么问,但是黄经理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慢慢的黄经理已经把自己的裤

子脱了下来。可以看出来的是,内裤下隐藏的下体以及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美啊,机会可是不容易,你错过了这个机会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进入店

里。一个人到城市里来,多不容易啊。」黄经理循循善诱,慢慢解除小美的心理

防缐。

「是啊,自己多么辛苦的来到城市里,可不就是为了能有个好的工作,学到

一些本事吗。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错过。何况只是用嘴,又沒人知道。」

想到了这里,小美已经有了打算,咽了口唾沫。朝着黄经理走去。

「嗯,这就对嘛。你是知道的,在这家店里,我还是很有分量的,以后你只

要把我伺候好了,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对,先用舌头舔舔,对。很好。继

续舔。舒服,把它整个吞进去,不要用牙齿。轻轻的,慢慢的。」

于是小美就在黄经理的指导下,一步一步的把黄经理的下体吞入了口中。一

下一下的律动了起来。

小美能感受到,自己嘴巴里的东西还在缓慢的长大,而且十分磙烫。

不知道享用了多少个女人的口舌服务,面对小美这样生涩的技巧,勃起的自

然是有些慢,还在缓慢的进入状态。但是黄经理了下体有些异于常人的粗大,才

是半勃起的状态,就已经填满了小美的口腔。

黄经理这样的老手,显然会最大程度上让自己开心,一只手爱抚着小美的头

发,另一只手就划入了小美的上衣之中,在小美不太大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

小美年纪不大,也沒有交过男朋友,乳房竟然未曾被开发过,显得异常敏感,才

微微摸了一下,乳头就有些上翘了。

不一会,黄经理就感觉有了爆发的欲望,于是抓着小美的头,用力的动了起

来。「嗯,继续。不要停。啊。」伴随着一声呻吟,黄经理的精液一股脑的射进

了小美的嘴里,一下,两下,黄经理的下体还在做着最后的涌动,在伴随着小美

的幹呕中,完完全全的射到了小美的嘴巴里面。

虽然已经射了,但是黄经理并沒有把还沒有软下来的下体抽出来,依旧这么

插着。小美还在一声声的幹呕。黄经理享受似的听着小美髮出的声音,到达了心

理与肉体的双重高潮。

小美终于忍受不了,将黄经理的下体从嘴里放了出去,趴在地上开始幹呕,

也顾不得甩在脸上的精液。

高潮过的黄经理则沒有了开始时候的热情,只是默默的抽了几张纸巾,扔在

了小美的面前。「给我擦。」无情的三个字甩在了小美的心上。

虽然小美还沒有从刚刚的难堪中脱离,但是还是拿起了纸巾,开始帮黄经理

擦拭那还沒软下去的下体。

第二天,小美果然再一次的拿到了所谓的红包,300块。但是小美知道,

这并不是一次的交易,看着手里的三百块。又回想起了自己昨天离开的时候,黄

经理说的:明天继续。小美望着手里的钱,有些出神了。

又是一天的晚上了。在等舍友睡着的时间里,小美觉得特別的漫长。突然小

美的上铺问小美,「小美,你还沒交过男朋友吧。」小美的上铺叫翠红。算是店

里的老人了,来了以及半年多了。

小美不知道翠红问这个问题是为什么,就如实回答说沒。

翠红似乎料到小美会这样说,并不意外的继续说了下去,我跟男朋友分手了

两个礼拜了,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特別的想男人呢。好想找个男人啊。

对床的突然接话,是呀我男朋友也一个星期沒来了。

然后开始关于男人的话题就聊了起来。

这个话题自然是一时半会聊不完的。小美不说话,就躺在那里听着。

小美心里盘算着一些问题,渐渐的沒人说话了,小美知道了自己该行动了。

不好说心里的想法,总之很复杂,很乱。生活窘迫的小美很愿意得到经济上的帮

助,但是让她出卖掉一些东西,小美有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从昨天开始,小美

似乎已经做出了二者之间的选择。

随着小美起床,来到黄经理所在的房间,门果然还是像昨天一样虚虚的掩着。

小美推门进去,把门直接关起来。

「小美,你还是处女吧?」黄经理冷不丁的问道。

「嗯。」小美弄不清楚黄经理要幹什么,只好回答了一个嗯。

「5000块,让我爱你一次,好不好。」黄经理很直接的开出了购买价格。

小美心里开始乱了,5000块,足够买好多好吃的,买好多新衣服了。但

是自己的处女毕竟只有一次,而且要留给自己心爱的人。

「就在这里吗?」

「第一次的话,肯定找个好的地方啊!你先考虑,回头再说。」

「那今天?」小美怯生生的问。

「今天的话,还是口一下吧!」黄经理开始淫笑。

把小美拉到了椅子上,一双大手开始朝着小美有点丰满的胸部袭去,先是在

衣衫外侵袭,很快就从低低的领口插了进去。

「看不出啊,小美。挺有料的啊!」黄经理还是淫笑着,调戏着小美。小美

默不作声,接受着这一切。

「真嫩啊!」黄经理扯低了小美的短袖,从乳罩中把乳房取出来,一口就吸

了上去。

「还是这个处女娃子好!不像那些个骚逼,都被男人弄烂了!」黄经理肆意

的爆发这自己的情绪。

又摸揣了一会,黄经理才从裤裆里拿出阳具,就算是这样玩弄过的黄经理,

还是不太硬。

「嗯嗯……啊……」小美只是被抚摸的有点难受,本能的发出一些声音,根

本算不上呻吟。

黄经理把小美的头按在了自己的阳具上,终于,在阳具和脸颊摩擦的过程中,

黄经理还是硬了起来。

小美看着眼前的阳具,通体暗红色,上面还有些不知是什么的分泌物,心中

不由的一阵噁心。强忍着把那根丑东西含了进去。开始有一下沒一下是吮吸起来。

「对!就像吃冰棒一样!用力吹!別用牙!」黄经理坐在转椅上,看着身下

的景色,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

「你吃的真棒!用舌头再舔舔。」

「对!就是这个动作!」

「啊!小宝贝!爽!你嘴巴真是棒!哥哥要爽的出来了!」

小美感觉自己嘴巴里面的阳具仍然有点软,沒有想像中的那么坚硬!但是龟

头前端微微膨胀小美是能感觉到的。

随着黄经理后腰的几次抖动,阳具就在小美的嘴巴里面充分的爆发了。浓稠

的好几股,都毫无顾忌的在小美嘴巴里面把爆发了。

「哈哈,真爽!来擦擦!」黄经理递给小美几张纸巾。

「唔唔!」小美幹呕了几声。把黄经理射出来来的都吐到了纸巾上。那种泛

黄的颜色,在白纸上显眼的发亮。虽然说黄经理射了沒多少,但是那种噁心的感

觉,让小美无法平静。

「嗯,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开苞一定给你一个深刻的回忆。」黄经理的淫笑

好像是最平常的笑一样。

比起刚刚吐出去的东西,小美觉得黄经理的笑也不那么噁心了。

回到寝室的小美刷了一遍又一遍的牙,但是嘴巴里面仍然有那个味道,让人

噁心的味道。最后妥协的小美终于还是躺倒了床上,疲倦与压力的帮助下,很快

睡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