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乱舞记

李杰发现自己重生了。他原本是合欢宗的一名普通的弟子。却不想自己在一

次和仇家同归于盡后,竟然重生在了死对头青云宗的一个弟子的身上,并融合了

对方所有的记忆。

这个被他夺舍青年叫李元昊,是青云宗弟子。似乎人缘不怎么好。此刻正是

在黑岩岛的歷练。黑岩岛中,不少人正在找他麻烦,还想杀他。

「师弟!清瑶师妹找你……」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向他施展身法掠来。身法

奇快。

「好美,和合欢宗少女比起来,这个女子无疑更年轻漂亮!」李杰的眼眸中

掠过一丝淫色。

那少女似乎有话要说。李杰屈指一点。那少女顿时软倒在地。

「你……」少女震惊的看着李杰。神色不可思议。

「师姐,师弟会好好的疼你的……」

李杰撕开了少女的衣服。

少女呆住了。拼命的挣扎。但是如何能抵挡李杰的侵袭。很快被剥成了白羊。

美丽的酮体显现在他的眼前。

硕大的胸脯正因为紧张,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畜牲……」

少女羞愤焦急。

刘杰淫笑连连,吻住了少女的胸脯。

「啊!畜牲……別……」

李杰的嘴从上往下,从高耸了胸脯,亲吻到了小腹……最终李杰的嘴,吻在

了那芳草丛林中……

「真骚啊……这么快就喷水了……」李杰淫笑起来。

那少女羞愤焦急,却忍不住身体的欲望。

李杰看着少女那茂密丛林中的两片阴唇。他的淫根早已忍受不住。开始挺抢

冲刺……

少女被杀的浪声四起。

在将少女的采阴补阳后。李杰毫不犹豫的杀了她。和柳清瑶相比,这少女显

然普通了许多。

李杰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美绝尘寰的倩影。

在黑岩岛的丛林当中,一名身材高大的蓝衣青年。凝声道:「你们确定李元

昊还在岛上?」

一名黑服青年点了点头道:「应该还在岛上,否则绝对瞒不过我们的人。」

另外一人哼了一声道:「我看他现在是吓的如缩头乌龟一般,不敢出来了。」

「別大意,从李元昊在岛上的表现看来,绝不简单。我们必须完成少爷的任

务,小心为好!」蓝衣青年神色郑重的说。

陡然,一道轻微的抖动声在前方响起。

「谁!」

三人立时想到应该是李元昊。不约而同的展开身法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三人追入林中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们豁然的停了下来。

因为一个人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们的面前,这人正是李杰。

「李元昊是你,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三个青年脸上露出了喜色。看着李杰面露杀气。

「我正想为你们收尸!」李杰握紧了拳头,冷冷一笑。

「什么?找死!」

「去死吧!」

……

黑衣青年当先向李杰扑去。炎气凝于掌心,向李杰拍去。

李杰战意懔然,握手成拳。汹涌的炎气凝结而起。不闪不避,向扑来的黑衣

青年轰去。

这一拳,将黑衣青年锁定住。

「轰!」的一声爆炸声响了起来。

这一拳,可是七千斤的力量。

黑衣青年顿觉自己虎口一麻。胸前一闷。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如断了缐

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另外两人见到自己的同伴受伤,又惊又怒,同时向李杰扑来。

两刀向李杰身上噼了下来。

李杰的感知锁定了身后。脚在地上一蹬,身子一晃。在间不容髮中,避开了

身后的两刀。

两人一击未中,又是三刀向李杰身上噼下。

李杰哼了一声。身子如电一般欺近黄衣青年。一拳从他两刀的间隙中轰了进

去。

炎气瞬间释放开来。直接的轰在了那黄衣青年的身上。

「扑!」的一声,黄衣青年闷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到你了!」李杰看也不看已成为了死尸的黄衣青年。望着最后那个领头的

蓝衣青年。目光充满着杀气。

「你……你……你杀了他们?」蓝衣青年面色惊恐。他怎么也未想到,李元

昊几日不见,竟强至于斯。

「杀人者,人恒杀之!你也该上路了……」

说着,李杰向着蓝衣青年扑掠过去。

感知已锁定了蓝衣青年。

「我和你拼了!」蓝衣青年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炎气。刀身上泛起一丝刀芒。

「破浪刀法!」

蓝衣青年手中的刀,在空中,化出了层层叠叠的刀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如巨浪般,向李杰的身上扫去「哼,刀法不错,可惜使用的人太弱了!」李元浩

催动体内的炎气。

就在那层层叠叠刀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时候。李杰冷哼了一声。单拳直轰

出去。

这拳轰在了蓝衣青年的刀网的缝隙上。七千斤的力量,瞬间释放了开来。

「轰!」的一声爆响。

蓝衣青年感到自己的一刀瞬间被吹枯拉朽一般的撕碎。李杰的拳头直接轰在

了他的胸前。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完全震碎。

「扑!」蓝衣青年喷出一口血沫,落在地上。两眼渐渐暗淡。已是沒有丝毫

生气。

李杰从三人身上搜索了一番,收穫还不错,几块低品晶石,还有极品聚气丹

和养气丹。另外两百多个号牌。想来是先前从別人身上夺取的。现在全部便宜李

杰了。

现在已是第五天了。李杰准备离岛了。

悠然,李杰感到身后似乎有人在想他接近。他眉头一挑,瞬间催动炎气,一

拳向身后轰去。

可是让李杰吃惊的是,自己这一拳击空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我!」

这声音很熟悉。

李杰一看,正是柳清瑶。

「清瑶小姐!」李杰微微错愕。眼眸中淫光一闪。

旋即,李杰挠了挠苦笑道:「清瑶小姐不会对在下的号牌感兴趣吧?」

柳清瑶扑哧一笑,瞪了李杰一眼,道:「你说呢?」

「想来,清瑶小姐也不会看上在下这点点的号牌吧!」李杰讪讪一笑。

「那可说不准哦!」柳清瑶微微一笑。

今天的柳清瑶和往常有些不同。以往柳清瑶冷若冰霜,此时看起来,有些不

一样。

「那在下只好拱手相让!」李杰佯装苦笑。

「其实我正担心你!只是在岛上都沒有找到你。」柳清瑶看了李杰一眼。

李杰心头一暖,不想柳清瑶竟然还在关心他。

「你的号牌收集够了么?」柳清瑶望着李杰。

「算够了吧!」李杰点头。

……

此时在黑岩岛边的大船上。内院的几个长老在负责登记。

「李春城六十个号牌!」

「张一刀,六十五个!」

……

「哇,这些最后几个出现的,号牌都好多啊!也不知道击败了多少个人才得

到这些号牌的。」一个外院的弟子惊唿。

「朱少峰,两百个……」内院长老看了朱少峰一眼表示赞赏。这个外院长老

的公子他还是有印象的。

朱少峰淡淡的一笑,站在一边。

周围外院弟子敬畏的目光让他很享受。

悠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喃喃的道:「阿大,阿二,阿三怎么还沒回来?」

虽然有些怀疑,但朱少峰也未想太多,时间还早,他相信,自己的三个护卫

应该能完成任务。三人都是自小跟随自己的。实力他很清楚。杀一个李元昊不成

问题。

「李元昊,如非因为清瑶我不好出手。但你能死在我护卫的手里,也算你走

运。」朱少峰淡然一笑。

忽然,一道白影落在了船上。绝世的姿容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柳清瑶,二十个。」那内院长老对柳清瑶赞赏的一笑。

虽然只得二十个号牌,却沒有人会怀疑柳清瑶的实力。外院第一天才少女,

蕴气期九重天。即将进入蕴气期大圆满。即使是在内院能与柳清瑶比肩的都不多。

要知道柳清瑶才十五岁。未来的潜力无限。极有可能在十八岁之前进入练气

期。

十八岁之前进入练气期,即使是青云宗的宗主都未曾做到过。

沒有人知道,那多出来的十个号牌是为了李元昊准备的。

「清瑶……」朱少峰走到了柳清瑶的身边,温柔的看着她,目光中满是深情。

「嗯……」柳清瑶淡淡的瞥了朱少峰一眼。

「清瑶你这一次一定能夺取考核第一名!」朱少峰笑着说。

「那就多谢你吉言了。」柳清瑶的声音仍然很清冷。不带任何感情。

朱少峰有些苦涩。每一次柳清瑶都是如此。错非是为了柳清瑶,他何必来参

加考核。以外院长老公子的身份,要拜入内院任何一名长老的门下,都不是什么

问题。但就是如此煞费苦心,她也沒有对朱少峰假以辞色。

朱少峰的心头对李元昊的恨意又加了几分。在他看来,柳清瑶对李元昊的态

度,甚至要比自己好。

「小子,任凭你如何命大,此时也不可能回来了。」朱少峰的心头喃喃而语。

朱少峰的念头刚刚落下。一道人影落入了船上。

「是他!竟然沒死!」

外院的弟子绝大多数人都认识李元昊,都很惊讶。

只有那些参与围剿李元昊的外院弟子沈默了。在追杀李元昊的那几天,李元

昊神出鬼沒的偷袭反击,简直成为了他们的梦魇,现在想想,心头都不禁要打冷

战。

「李元昊……」朱少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元昊。

李元昊沒死,那他的三个护卫难道死了?但他的三个护卫个个都是蕴气期五

重天,对付李元昊这么一个蕴气一重天的武者,还是手到擒来?

李元昊沒有顾忌边上的那些异样目光。走到了长老的面前。拿出了一把号牌。

「啪!」「啪!」的号牌落在桌子上。

几个长老清点了一下。

「一百个……」

「还有……」李元昊又拿出了一百个号牌。

「哦……」那内院长老有些诧异的看了李杰一眼。

「两百五十个!」那内院长老又清点了一下。

周围外院的弟子抽了一口冷气。

「还有……」李杰又从袋子中,拿出了一堆的号牌。

那内院长老:「……」

那内院长老已是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瞪了李杰一眼,沒好气的道:「能不

能一次拿出来?」

李杰笑道:「这下沒了!」

这一次,内院长老再一次清算了一下。才看了看李杰道:「一共四百个!」

「四百个?」边上外院的弟子震惊了。四百个,不朱少峰还多了一倍。

「这数字太恐怖了。到底是幹掉多少个参赛者才得到的。」

「他妈的,谁给我说李元昊只有蕴气期一重天,我和他急。」

外院弟子都被李杰的成绩惊呆了。

那内院长老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杰一眼。眼中露出了欣赏之色。他自然知道,

这一次在黑岩岛上,不知道葬身了多少的外院弟子。但他不在乎,也只有在这种

残酷的淘汰中,才能为内院选出人才。

「不可能……不可能……」朱少峰难以置信。

柳清瑶灿若星辰的眼睛凝视着李杰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内院长老看着李杰点了点头满意的道:「你是这一次考核的第一名,奖励一

次进入武心阁挑选功法的机会。」

周围的外院弟子都羡慕的看着李杰。武技功法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而且还能

进入随意挑选。这可是只有内院核心弟子才能有的待遇。

「谢谢长老。」李杰心头暗喜。现在他最缺的就是功法。虽然那个战兵的记

忆中有许多的功法。但大都不适合他。现在能有机会进入内院的武心阁参阅功法,

自然求之不得。

朱少峰此时神色渐渐缓了下来。他现在已确定自己的三大护卫应该都死在了

李杰的手上。只是朱少峰的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但心头已为李杰判了死刑。

……

这一次青云宗第一轮考核进入第二轮的只有四十人。这四十个人还得经过两

轮的淘汰,才能筛选出最后的十个名额。

    三天后才进行第二轮的考核,在这之前,李杰得到了进入武心阁的机会。

武心阁坐落于内院的西角。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这是整个青云宗弟子最向

往的地方。在整个内院的弟子当中。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在每年有固定几次机会来

这里选修功法。而内院弟子每年选修功法的机会也并不多。毕竟功法对于任何人

来说,都弥足珍贵的。

李杰这一次机会更是难得。他领到了一个通行权杖后,来到武心阁外。两名

青衣老者站在门外,目光警惕的看着他。

这两名老者虽然脸上的皱纹很深,但是身上的气息非常强。李杰在两个老者

面前感到了一股压力。

「什么人?」其中一个独眼老者看了李杰一眼。

「前辈……」李杰将权杖交给了那独眼老者。

那独眼老者接过权杖,仔细的看了一眼,对李杰点了点头道:「嗯,你只有

半个时辰的选择时间!」

李杰微微颌首,进入了武心阁。

武心阁内,功法卷轴是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内,房间不大。方圆一百平米。

大约数百个卷轴整齐的摆放在六个架子上。这些就是青云宗数百年的底蕴。

李杰抓紧时间,选择自己所要的功法。在来之前,李杰就已有了决定。在功

法上他有合欢宗的天阴诀,攻击有兽王拳。现在他最需要的是身法方面的武技。

李杰在橱柜内找了许久,都沒有太满意的。身法武技是一种特殊的武技。即

使是一些初阶低品的身法武技,都不多见。

「咦!浮光掠影!初阶上品身法!」李杰有些惊讶。

浮光掠影的名字可以看出这身法的不俗。可是在这里竟然能看到初阶上品的

身法,还是让李杰微微有些惊奇。

这武心阁是面向青云宗弟子的地方。一些珍贵的功法,应该不会开放才对。

从刚才李杰进来的时候,就能察觉一二了。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初阶低品的功

法。

中品的都不多见。

有些诧异的李杰强自按捺住心头的惊喜。拿出卷轴仔细流览了一番。李杰眉

头一皱,这下他知道为何这初阶上品的功法会摆在这里了。原因是这浮光掠影的

功法上半部心法口诀缺失了。缺失了这心法口诀,这浮光掠影的身法就残缺不全,

即使是有下半部也无法修炼。青云宗的功法也无法催动浮光掠影。导致这初阶上

品的功法成为了鸡肋。

李杰有些失望。不过这初阶上品的身法他还是不想放弃。是以,李杰暂时将

功法拿在手中。想先看看別的功法。

李杰又在其他的架子上寻找了一番,但还是沒有找到合适的身法武技。是以,

李杰还是将目光放在了手中的浮光掠影之上。

接下来的淘汰赛,李杰面对的高手会很强。再修习其他的功法也都沒有办法

再为自己提升实力。这浮光掠影的身法自己也许无法修习,但是用来参考,应该

沒有太大的问题。

当李杰将这卷轴递给负责登记的长老之时。那长老有些错愕的看着李杰。淡

淡笑道:「这功法放在武心阁很多年了,因为缺失心法,无人能修习,老夫劝你

还是选別的吧!別错失这一次机会!」

李杰知道对方是好心,笑道:「谢谢长老,但我决定了,就选他!」那长老

剑李杰如此固执,摇了摇头,叹道:「哎,现在年轻人就是好高骛远!」

那长老在用玉简为李杰复刻好卷轴后,对他正色的说道:「半个时辰后,玉

简内的内容就会自动消失。」

「谢谢长老!」

回到屋舍中,李杰看着母亲柳氏日渐枯瘦的脸庞,李杰看着她喃喃的道:

「娘,我一定会为您夺取还阳丹的。」

李杰来到了后山处。

玉简中的浮光掠影的功法他已全部记了下来。既然无法修习,用来参考应该

沒有太大的问题。

浮光掠影的身法,是参造北斗星辰方位,以三才、六合、九宫之数为走位的

一种功法。极为玄奥。如非李杰在合欢宗这么多年,底蕴极为深厚。恐怕还看不

懂。

总共分为三层。第一层为掠风,掠影,最后一层才是浮光。据说达到浮光境

界。身如电闪,瞬息千里。但李杰知道,想要达到浮光境界,太难太难了。那需

要极强的实力作为底蕴才可以。

不过即便是能练成掠风,李杰也是受益良多了。只是可惜,这功法缺少了运

行心法,否则能练成,他当如虎添翼。

不过李杰又想道,如若真的是心法完备,以这身法的特殊性,又岂能放在武

心阁,怕早就成为青云宗那些长老甚至宗主的禁脔了。

「难道真的不能修炼?」李杰暗自的忖道。

青云宗的功法是不能催动,但是他的天阴诀却非出自青云宗。

想罢,李杰还是决定试一下。用天阴诀为基础,按照浮光掠影的心法,催动

步伐。这浮光掠影的第一重是掠风,总共六六三十六步。以天、地、人三才相结

合。

三才,阳爻、阴爻相配合而成,三个爻组成一个卦。「兼三才而两之」。

李杰刚走第一步,即感到足底涌泉穴沖起一股能量,向他身体内沖去。在沖

到李杰体内的第一大天脉处才消失。仿佛被吸收了。

可以运行?李杰有些惊喜。

只是他的心头还是有些的迷惑,刚才那从足底涌起的能量到底是什么。难道

是后遗症么?

李杰自然不知道,这浮光掠影身法最为玄奥之处不在功法本身,而在于运转

之时无须消耗自身能量。而是运用步法中所蕴含的天地法则吸收地灵之气,为运

转之力。只是可惜,那配套的心法残缺了。这浮光掠影身法一般功法无法运转。

但李杰修炼的天阴诀,恰恰也是契合了天地法则。在先天上满足了浮光掠影

身法的属性。更为重要的是,李杰有五大天脉作为缓冲,能够吸收地灵之气,然

后化为己用。

在试用成功后,李杰心头之惊喜无以言喻。

三天的时间,李杰初步的修习了掠风三十六步的六个步法。虽然只是六步,

但已让李杰的身法有了质的变化。

在山林当中,李杰展开了浮光掠影。整个人化为了一阵风般,同时划出了三

道模样的影子,出现在了三个方位。下一秒,三个影子凝聚在一起,出现在了百

米外的一个石头上。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我的浮光掠影初步完成了。」李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让李杰对明天第二轮的考核充满了信心。

看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黑色圆珠,李杰对它的来歷充满了疑惑。这圆珠是父

亲三十年前一次游歷大陆,在一个叫「死亡废墟」中得到的。这圆珠透着神秘的

气息。那一次,自己触发的只是冰山一角。

李杰也在尝试着再进入圆珠的世界,却始终不得其门。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一

次的进入,到底是触发了何种契机。

这段时间,外院最为热门的话题自然是内院的考核。

李杰刚回到外院,就听到四周都在讨论着这一次考核的消息。

「听说这一次,冷峰、华龙飞,都从外面试炼归来,实力大进,我想,这一

次内院的考核更激烈了。」

「他们沒有参加第一轮的考核,能参加第二轮么?」

「他们是外院长老的关门弟子,本身就可以直接进入第二轮。」

「这有些不公平啊!凭什么长老的弟子就能直接进入第二轮?」

「你小声点,这世界本来就沒有绝对的公平!」

「冷峰,华龙飞、朱少峰,柳清瑶、苏佩琳一定可以进入这一次考核的前十。」

一名外院弟子信誓旦旦的说。

「对了,你听说这第一轮考核的第一名么?」一名外院弟子神秘兮兮的说。

「哦,你说是原来那个废材么?」另一名外院弟子问。

「什么废材,人家那叫低调。这一次爆发,李元昊一举夺得了考核的第一名。

我想,这一次内院弟子,他一定可以佔据一席之地。」先前那人说。

「可不一定。第一轮考核不算什么。第二轮就不一样了。大家都会重视起来。

李元昊不会再有机会了。」

……

李杰正巧听到了这番话。冷冷的一笑。转身回到了屋舍中。

第二轮的考核开始了。经过了抽籤,李杰排在第三场。

擂台边人山人海围满了人。

「冷峰……冷峰……」擂台边的外院弟子齐声呐喊。

李杰看着擂台上抱着一把黑剑的冷峰,虽然离冷峰还有一些远,但他还是能

感觉到冷峰身上那阴冷的气息。

李杰自然听说过冷峰、华龙飞。这些可都是外院的天才。和柳清瑶、朱少峰、

苏佩琳并称为外院的五大天才。只是在一年前,冷峰和华龙飞都外出歷练。直到

这一次考核才回来。

这一次冷锋的对手是白洛炎。

这一场比赛,也是众人瞩目的一次比赛。

「白洛炎也是蕴气期五重天,应该可以在冷峰的手上支援几招吧!」一名外

院弟子兴奋的说。

「难说,这一次冷锋歷练回来,感觉强了很多!」另外一名外院弟子神色凝

重的说。

「冷峰,你为何不拔剑?」站在冷峰面前的白洛炎冷冷的问。

「该出剑的时候,我自然会出剑!」冷峰冷然的说。

这话显然是在说,白洛炎还不配他出剑。

白洛炎气的怒火中烧,手中的刀一振,道:「冷峰,你会后悔的。」

说着,白洛炎一挥手中的刀,一个大步,向冷峰沖去。

气芒凝聚刀身,虚空向冷峰噼了下去。

「狂刀斩!」

白洛炎手中的刀,在虚空中,瞬间化为三刀,将冷峰笼罩其中。

每一刀都凝聚着上千斤的噼斩之力,再加上刀身的锋利,无比的可怕。

冷峰的手指曲张,淡淡的气芒在手上凝起,对着白洛炎的刀抓去。

边上的人惊唿,暗道:冷峰疯了。竟然单手去抓白洛炎的刀。

白洛炎见状,脸上冷笑。更是疯狂催动体内的炎气于刀身。

「我看你如何接我这一刀!」

「呛!」的一声。

冷峰单手破入了白洛炎的刀网之中。

「什么?」

白洛炎感到冷峰的这一抓,强力的敲在他的刀身上。强大的气劲震的他虎口

发麻。

「呛!」的一声。白洛炎手中的刀脱手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