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老公完

林月媚是新月社的社长,身价亿万的女富豪,可以说在她30岁的时候能白

手起家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更別提她是个美艳的职场女达人,职场上的她总是一身得体的纯黑的女士西

服,里面陪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短裙,短裙下是黑色的丝袜,脚上是酒红

色的高跟鞋,一头亮丽的黑色长直发,直达臀部,美艳的瓜子脸上带着自信而冷

艳的笑容,高耸的豪乳将西服撑的鼓鼓的让她高贵中带着诱惑,白嫩修长美腿在

黑丝的映衬下更是妩媚性感,能言善辩的红唇唇角是一粒小黑痣,让这个强大的

女人多了一丝狐狸的骚媚气质。

    不过林月媚至今还是单身,她不缺乏追求者,但自身超高的能力让她眼界极

高,所以到现在都沒有看的上眼的人。

    一如既往的宁静傍晚,林月媚让专人司机开车送她回自己的別墅。

    坐在后座的她閑来无事随便翻看着自己的电话录,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电话

簿中竟有一个电话的备註是老公,这怎么可能?手机这种私人物品她向来不离身,

应该沒人有机会碰啊。

    林月媚心中疑惑,只是车已经到了目的地,只好先按捺下自己的好奇,进入

自己的別墅。

    別墅因为只有林月媚一个人,所以样式不大不小,很是精緻,不过这里位置

比较偏僻,她虽然有时候会觉得有些孤单寂寞,但不知为何林月媚潜意识里就是

不想换到人群密集的地方住,似乎有个神秘的声音暗暗劝导着她「不要去、不要

去」。

    林月媚正想着电话备註的问题,突然她的手机收到了来自「老公」的手机短

信:亲爱的骚货老婆,你最爱的大肉棒老公马上到家,洗白白你的大屁股和肥奶

子等着让我玩儿啊!

    这是什么?骚扰电话?林月媚心里有些恼火又有点莫名其妙。

    刚在奇怪之际,林月媚手机又收到一条视频资讯,附带着一句话:老婆,昨

天的你真TM骚,希望今天你不要让我失望。

    这什么鬼?昨天?我不是早早的就睡了吗?林月媚不禁身子有些发凉,可是

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点开了这个视频,却看到令她震惊的一幕!

    「老公,月媚小骚逼只是闻到你的味道就受不了,下面好痒,好想立刻就被

老公您的大肉棒填满,空虚的小穴好想立刻就被您磙烫的精液灌溉,明天是月媚

小骚逼的排卵日,老公明天一定要早点回来,用大肉棒狠狠的草我,月媚小骚逼

想怀上您的孩子……」

    说出这些下贱淫乱的不行的话的正是她自己,视频里的她一脸淫靡的躺在沙

发上,解开衣衫,扯掉胸罩,一手抚摸着酥胸,另一只手在胯间掏弄着,对着摄

像机用极其娇气甜腻的语气勾引着录影的男人。

    视频里的林月媚似乎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淫念,翻过身子,撅起屁股,用手

掰开粉嫩的阴唇,娇声道:「老公,別拍了,快草月媚小骚逼吧,求求你了,反

正月媚永远是老公的小婊子老婆,以后有机会让大肉棒老公拍个够,无论是口交

照,乳交照,还是cos照,都可以,求你了,来嘛,我下面好痒痒,想它的大

肉棒哥哥……」

    林月媚边说着边像一只发情母狗一样开始摇起屁股来。

    林月媚心里寒意阵阵,却见视频画面一转,「嗯嗯……啊啊,好棒,月媚小

骚逼的嫩逼要给老公肏烂了,草,用力的草,狠狠的草,我是婊子老婆,只爱大

肉棒老公!好老公!啊…好老公…啊……啊!」

    林月媚看见一根硕大黝黑的肉棒在自己紧凑粉嫩的阴户中进出,每次抽插都

带出丝丝淫液,每次操弄都带起自己更加放浪的叫床声,这种可怕的场景让林月

媚感到一种恶寒,理智告诉她她得赶紧报警,可是不知为什么每一次看到被那丑

恶的大肉棒插入,林月媚自己下体都会一同涌起一股热流,这种舒爽感让她迷醉

其中,迟迟不肯甘休。

画面又是一变,变成厨房画面,林月媚看见自己浑身赤裸,只穿着一条围裙,

双手撑在切菜板上,朝后翘起美臀,肆无忌惮勾引大肉棒姦淫。

画面又移到別墅附带的小花园里,视频里的林月媚脱光衣服,脖子上系着用

来栓狗的狗链,被那个录影的男人拖着顺着花园小径走,嘴里不住的叫道:「汪

汪汪汪!」俏丽的脸上泛出焦虑的神色,似乎是有些急事。

    然后林月媚就被带到一株她最喜欢的盆栽下时,只见她后右腿高高的举起,

滴滴黄色的水珠顺着大白腿流下,白皙的肌肤泛起惬意的红晕,花株在她尿液的

滋润下似乎多了一份妖艳。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林月媚心里寒意更甚,她觉得自己很危险,得赶紧报

警,但手向电话移去的时候,潜意识里却出现了抵触,似乎对接下来的发展有种

变态堕落的渴望。

    我到底怎么了?林月媚心里暗暗自责。

    正当她犹豫之时,门外传来了门铃声,伴随着一声粗鄙不堪的调笑:「小婊

子老婆,你的大肉棒哥哥回来了,快开门啊,我会好好滋润你的!」

    监控中拍摄出一个穿着便装的胖子,浑身有种油腻腻的感觉,很是噁心,可

却表现出与自己十分亲密的模样,这让林月媚感到反胃。

    「你是谁?快走,死变态,不然我报警了!」林月媚带有薄怒的说道,她冷

静的分析了自己的处境,觉得自己很安全,可不知为什么心底总有些惴惴不安。

    「真是不懂事的小婊子,我数三个数,三个数不开门我就出去找女人了!」

胖子似乎真像林月媚老公一般,赌气的说道。

    林月媚本该哭笑不得,羞愤交加,可在胖子伸出三个手指,轻喊一声「三」

时,头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一阵剧痛,她本能的感到惊恐,因为林月媚感觉到

有什么无法抑制的东西在从自己心里跑出来,她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

娇躯蜷缩成一团,嘴里念叨着「不要,不要,不要」,香唌溢出来浸濡了红唇,

衣服也因为痛苦的挣扎而松散开,露出美好白皙的肌肤。

    「二!」胖子扳下一个手指,又蹦出一个字,铿锵有力,那诡异的节拍和声

调,有着迷惑人心的能力,让林月媚从剧痛的地狱中又仿佛到了温柔的天堂,她

感觉自己心灵变成一只小鸟,在无盡的天空飞翔,忘记了自己,只觉得头脑晕晕

的,不能思考,不能怀疑,只能服从,快乐幸福萦绕在她身边,这种满满的快乐

感让林月媚情不自禁娇喘起来,玉手不自觉就攀上自己的玉女峰揉搓起来,裙子

上湿滑一片,一股爱液特有的淡淡的骚味弥漫开来。

    「一!」胖子扳下最后一个手指,做完就转身好像要离开的模样,边走边说

道:「那我走了,小婊子老婆,哼,我出去找女人玩去!」

    「咯吱」,沈重的开门声似乎预示着女主人的堕落,心灵被眼前男人俘虏,

听到这声音,胖子带着诡异的笑容又转过身来,却装作生气的模样,说道:「怎

么?骚婊子被操爽了就忘了你老公了?哼!真是婊子无情啊!」

    「好老公,我错了,求你原谅你的骚婊子老婆嘛!」

    林月媚早已不復原来的冷艳典雅,一脸淫乱痴态的盈盈跪下,嘟着红唇,娇

滴滴的求饶,眼神里全是遏制不住的放浪崩坏,「好啦,老公,你大鸡吧有大量,

小骚逼老婆在这儿给你赔不是了。」

    说完林月媚郑重其事的磕了一个头,宣示着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绝对臣服,不

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跪下来的巧妙姿势让完美的曲缐毕露无疑。

    「好吧,谁让我这么宠爱你呢,骚婊子老婆,过来让我好好摸摸,看看有沒

有又大一点。」

    胖子无视跪在地上的林月媚,一边说着一边大摇大摆的走向客厅,朝沙发上

一躺,对着他的「老婆」招招手,示意让她过来。

得到自己老公的允许,林月媚如同被皇帝临幸的妃子一般,欣喜温柔的走向

胖子,眼神里满是扭曲的爱意和幸福,林月媚娇腻的慵倚在胖子的怀中,一双玉

臂环绕着胖子的脖子,似片刻都不忍何其分离一般。

    胖子看着怀里迷情的美人,再也不克制心里的淫念,隔着女式西服揉搓着浑

圆饱满的宝贝,感受着透过衣物传来的火热温度,更是让他心猿意马。

    胖子粗暴的撕扯开林月媚的上衣,让她饱满弹性的豪乳暴露在空气中,玉石

般的乳肉在夕阳馀晖映照下泛出熏红,粉嫩的草莓一跳一跳的,颇有情色的感觉,

林月媚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大奶子,向她的爱人、主人、神展示这副身体的魅力。

    这种赤裸裸的诱惑怎么能让胖子忍得住,他的肥手很快攀上高峰,粗暴的揉

搓着乳球,或是拽着红嫩的乳头向外拉扯,或是手掌包住乳肉使劲往里压成饼状,

不知怜香惜玉的他在这白嫩嫩的乳肉上留下一个个红红的手印,而林月媚顺从的

应对着自己老公的凌虐,玉手附在肥手上,带领着它探索自己美丽的胸部,甚至

故意迷情呻吟,刺激着眼前男人的暴虐与性欲,着实是个经验丰富的荡妇,与职

场上冷艳如雪莲的她判若两人。

    林月媚似乎是察觉到胯下肉棒已有勃起的趋势,温柔的摆脱胖子的咸猪手,

双腿大张的蹲在胖子胯下,让她的男人能清楚的欣赏自己粉嫩诱人的小穴,玉手

恭恭敬敬的请出胖子的肉棒,如同珍宝一般捧在手里,檀口轻开,伸出香舌一点

一点的舔舐,舔完一处就用小嘴包住一处,直到那粗大的肉棒整个都包在她口中,

一直戳到喉管,形成一个突起的肉棱,才开始用力吸食着肉棒,两颊因为吸的卖

力形成两个妖艳的酒窝,「puzipuzi」的声音有节奏的很诡异。

    胖子满意地看着胯下认真幹活的美人儿,像是打量着自己辛辛苦苦完成的艺

术品,这种变态的成就感让他无比自豪和兴奋,他开始疯狂抽插着胯下女人的柔

嫩小嘴,像是草小穴一样,把女人的嘴撞击的通红,两个肉袋清脆的打击在女人

的脸颊上,每打一次,女人脸上红潮就增加一分,终于在胖子嘶吼着口暴之时女

人同时来到了高潮,小穴淫水像是喷泉一般溅了一地,一脸痴态的摊在地毯上,

着实淫乱妖艳,因为射出的量太多,精液从林月媚嘴角流出来,顺着她的脖子,

或是滴在地毯上变成精斑,或是从深深的乳沟划过,积在光滑的小腹与大腿根部,

胖子赶紧拍下来这一幕,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肉体美学。

    「婊子老婆,怎么身上有汗味啊,是不是沒听你的主人老公的话洗白白啊?」

    胖子恶臭的糙脚粗鲁的踩在林月媚美艳却有些崩坏的脸上,高高在上的眼神

似乎不是在看自己的老婆,而是一只可爱的宠物。

    然而林月媚不仅不感到噁心,反而贪婪的吸嗅着胖子脚掌的可怕气味,弯弯

的眼睛里满是变态的满足和欲望。

    胖子只听脚下女人断断续续的说:「对不起…大肉棒…老公…我这个婊子…

竟然忘了…这件事了…小婊子我…这就去洗…洗白白…让好老公…草个……痛快

……」

    说完女人温柔的拿开胖子的臭脚,缓缓直起身子,过程中香艳的曲缐让胖子

欲火再燃,他抱起林月媚就往浴室走去,边走边淫笑:「沒事儿,谁叫你大屌老

公宽容呢,今天跟你好好洗个鸳鸯浴!」

    「啊!谢谢好老公,我这个婊子真的太幸运了,有这么好的肉棒老公!」

    林月媚听完身子一颤,脸上泛起桃红,下体又开始流水了,看样子是感动的

发情了起来。

    来到浴室,胖子放下怀里发情的美人儿,猴急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林月媚狐

媚一笑,不加掩饰地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物,甚至不知有意无意的凸显自己凹凸

有致的身材。

胖子欣赏着林月媚的脱衣秀,小腹的欲火又升腾了起来。

「来,骚婊子老婆,帮你好老公洗个后背!」胖子坐在一个浴室的塑胶凳上,

背对着林月媚,命令着她。

「好的,老公!」林月媚美艳一笑,不往自己手上抹上沐浴液,反而在自己

的酥胸上抹上了沐浴液,熟练的模样看样子不是第一次做了。

林月媚一抹完就跪在了胖子的身后,两手环在他的腰间,身体一起一伏,将

自己的大奶子贴在胖子背上,开始用那两团软肉给他擦起了背。

    本就白皙细腻的乳肉抹上沐浴液更是滑腻,配上强大的乳压,让胖子清楚感

觉到林月媚乳房的每一寸肌肤,微微发硬的乳头更是像是手指一般按压着他的后

背,着实舒适。

    这种香艳的快感让胖子血液下涌,顿时坚硬如铁棒一般,善解人意的林月媚

一边笑道,一边把在胖子腰际的一双玉手放到他跨下,双手包住胖子的肉棒。

「让小骚逼老婆帮好老公也洗洗肉棒,嘻嘻!」

「真是骚,也不知道我怎么看上你这个骚货的?」胖子嘴上恶咧咧的骂道,

但眼神中却有种对于听话的宠物的贊许。

    这种贊许让林月媚兴奋起来,下体竟是控制不住的流下淫水,红唇中冒出一

串串淫言乱语:「大肉棒老公看上我这个骚货,真是我三生求来的福气,我一定

像个女僕荡妇一般好好服侍您一辈子。」

    嘴上胡言乱语,一双玉手还是沒閑着,极其有规律的动了起来,包在胖子的

肉棒上又搓又套。恰到好处的手技让胖子心里暗暗叫爽,更不说背后还不停的传

来那对惊人巨乳的柔软触感,在双重刺激下,胖子沒过多久,就不再抑制精关射

了出来,林月媚似乎已经很是瞭解这个肉棒的搏动了,一感觉到快要射精赶紧把

自己的两只纤手都按到龟头上合拢捂住,浓精全都射到了她的双掌中。

    「嘻嘻,老公的美味精液,骚婊子我就笑纳了。」林月媚一说完就迫不及待

的一饮而盡,可是胖子射出的量实在太多,把她娇嫩的腮帮涨的鼓鼓的,像个可

爱的仓鼠,着实可爱,缓了好久才咽了下去。

吃完精液的林月媚赶紧拿着浴头浇去胖子身上的泡沫,玉手擦洗着,不时还

故意撩拨一下胖子的下体,胖子哪里经得住挑逗,噁心顿起,转过身来,拍拍林

月媚的屁股,恶狠狠地道:「小骚货,敢挑逗你老公?撅起屁股,让我好好教训

你!」

「是,是小婊子骚,总想着老公的大肉棒,老公好好调教调教我吧!」

    林月媚顺从的配合着,跪在地上,身体压在浴池边上,头深深低下;雪白的

臀部高高撅起来,双手拨开自己的小穴,让胖子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粉嫩的蚌肉和

可爱的菊花。

胖子将已开始在自己不断爱抚调教下发情放浪的林月媚压在身下,然后挺腰

靠近她的两股之间。胖子的双手抓住林月媚柔软的双足,手指分开林月媚的足趾、

插在她的趾缝之间,将林月媚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巨大的龟头轻轻摩擦着林月

媚湿润的花瓣以示威。

肥胖粗壮的身体沈重地压了上来,右手也紧箍上林月媚的纤细腰肢,挺涨的

淫具开始发动可怕的攻击,如同审讯犯人一般兇勐无情。

「不要……饶了我吧……好老公。」

林月媚的红唇中发出抵抗的呜咽,可眼中的情欲暴露出了她的真实想法。

「啊……」

即使几经开垦,林月媚依然觉得自己的阴道正被撑开扩张,胖子用粗野的粗

大的阳具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

龟头带着可怕的力量,将阴唇粗鲁的剥开,很快龟头抵达林月媚的淫穴,胖

子将胯下阳具勐然往前一顶,直接顶入了林月媚的淫穴深处,林月媚触电一般的

缩了缩,胖子的阳具乘胜追击,林月媚胯下秘洞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正逐寸

深入,爽得林月媚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胡言乱语着:「我要……我

要……好老公……呜……真爽……操死我。」

胖子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唿了口气,腰部勐地一挺,庞然

大物勐然一伸到底。胖子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带给自己一

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不管进来多少次,胖子都觉得林月媚的小穴有一种魔力,

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他,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

林月媚再次「啊……」的一声发出放荡舒爽的长叫,眼中流下兴奋的泪来,

这种极致的快感让她感到脑中一团杂乱,修长的双腿在空中一阵乱舞,心中无限

的享受。

胖子同样恣情地享受着眼前这冰清玉洁冷艳无比的熟女林月媚,当贞洁的圣

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林月媚那放浪迷乱的挣扎,更能满足胖子的高涨的淫欲,

不光是肉体的快感,那种残忍地蹂躏林月媚贞洁的心灵的快感更是让胖子疯狂。

「啊……好老公……」

「骚货,婊子,看你大肉棒老公的厉害!」

胖子的淫具无情地彻底贯穿林月媚的阴户,紧窄的蜜洞完全被撑满贯通,直

达花心,林月媚感觉到小腹内巨大的迫力直逼喉头,气也透不过来的感觉。

    林月媚无意识地微微张嘴,性感微张的娇嫩红唇立刻被几只粗糙骯髒的手指

插入,小巧的玉舌被胖子粗鲁地玩弄。胖子用手指狠狠夹住林月媚的舌尖,然后

勐烈抽动扣扒,林月媚感到舌根像要断裂,但这种剧烈的疼痛却与下体极致的快

感形成了扭曲的堕落快乐。

    「啊…爽…不愧是…大肉棒…老公…」

    「骚货,你老公爸爸又来了!」

胖子再度深深插入了林月媚的花瓣时,强烈电流般的感觉直沖林月媚脑顶,

使林月媚发出哭泣般的悦耳叫床声。当肉棒再次开始不断的勐烈抽插时,林月媚

几乎失去声音,红唇微张,下颌微微颤抖,从樱桃小嘴内不断分泌出来的唾液盡

被胖子扣出来滴落在浴缸里,同时林月媚也不由自主盡情吸着胖子手上臭臭的味

道。

「啊……真爽…上天了……啊……爽……」

玉乳与浴缸边的强力挤压配上胖子有意无意手肘的触碰又使林月媚产生了酥

痒的感觉,这种新的感觉在不断地加剧、不断漫延、不断扩展、以至全身的每一

块肌肤,每一个部位都骚动起来,活跃起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热流直向下身压

去。

林月媚感到什么都消失了,紧张的神经松驰了,全身的肌肤酥软了,体内的

血液奔涌了,花瓣内由酥麻转为骚热,接着便出现了刺痒的感觉;一种连想都不

敢想的可怕幸福,整个攫住林月媚的全身。

林月媚只觉得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

不出的好受。林月媚大声呻吟,盡情叫床,双腿使劲剪住胖子的腰杆,这一刻她

再一次感谢上苍让她这个婊子有了个大肉棒老公。

    就这样,这场香艳的合浴一直洗了两个钟头,因为胖子总是在林月媚辛辛苦

苦洗干净的时候狠狠侵犯她,侵犯完又得重新再洗,这让林月媚来来回回洗了8

遍才甘休。

林月媚和她的「老公」来到卧室,她的浴袍被自己毫不留情的甩开,刚刚沐

浴过,尚且泛着诱人体香的酮体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

即使在浴室已经身经百战颇感疲惫,但已经被胖子调教出淫性和抖m体质的

她双手如捧珍宝一般捧着胖子的肉棒,双腿已经呈M字形分开,色泽粉嫩诱人的

阴穴已然染上淫水。

这种明显淫秽的邀请和挑逗,让胖子血液下涌,胖子大力地揽住林月媚那细

细的腰肢,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让她平滑的小腹深深感受他男人的压迫。

「好烫啊,好烫的大肉棒,啊,忍不住了,求你了,操我吧,好老公。」林

月媚的小手继续摆弄着他那粗大的庞然大物,嘴角妩媚一笑。

胖子被她的媚态激得欲火勃发,庞然大物挺得更加粗大,双手用力将她美艳

的身子举起来,庞然大物对准她的穴口,双手一松,同时臀部用力地向上一顶。

「啊……你顶到花心里了……好老公……真厉害……」

林月媚被胖子这无比勇勐地一击给顶得舒爽无比,蜜穴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

实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两只小手也激动地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只在

他身后挥舞着,两条腿更是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腰。

胖子感到自己那粗壮的庞然大物势如破竹般直插到林月媚的花蕊里去,深深

地陷入一团软软地肉中,那有些疲软但依然紧窄的美穴甬道紧紧地箍住他的庞然

大物,原本涨得有些生痛的大鸡巴给这么一箍,简直爽到不知人间何世。

「不愧是好老公,骚婊子老婆好爽哦!」

胖子嘿嘿淫笑道:「放心吧,骚货,我保证你会欲仙欲死的。」

说完将林月媚顶到床身上,大力地运动腰身,每一次的插入都深深地插进林

月媚那敏感的子宫中,带得她的身子也似乎被他给挤到进到床里一般,更別说他

粗大的庞然大物更是几乎把她的蜜穴甬道都几乎给洞穿了。

    「我的天啊……你……好老公……大肉棒……好厉害……骚婊子这辈子都

……离不开你啊……啊……啊……」

    林月媚叫了几下之后,那种巨大的快感传遍了她的全身,让她在全身颤抖中,

不由自主地狂泄不止,终于吃不消白眼一翻竟是昏了过去。

    胖子一点也不惊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默默的拔出自己的肉棒,将

肉棒上的精液淫水狠狠涂抹在林月媚的脸上胸上,边涂边笑道:「骚婊子老婆,

你真是我的好老婆啊,放心,我们会结婚的,也会生孩子的,当然,你沒办法反

对,因为你是我永远的奴隶老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月后,林月媚做了个噩梦,梦里她脖子上带着狗项圈,穿着圣洁的婚裙,

然后一个胖子一路牵着锁链走过来,而自己在地上以美女犬的姿势趴爬着,在喝

下交杯酒之后,自己竟然给胖子口交,乳交,性交,然后说出了结婚誓词,但词

句却淫贱如性奴誓词,然后是交换婚戒,只不过她的被当作阴环使用……真奇怪,

真可怕,林月媚想。

    又不知过了几天,林月媚在办公室突然想吐反胃,心里不禁奇怪,怎么会这

么想吐?我沒感冒啊?

    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总不至于怀孕了?

    怎么可能!我又沒有老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