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变身家教

!现在经济那麽不景气,上课之馀去找点差事做吧~’ 刚从外面回来的姊姊, 把一份报纸丢在正在看电视的我头上。 我翻过头来正想回嘴时,她已经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的门,让我毫无反驳的机会。 当然她那麽说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一个C大英文係一年级的学生, 因为唸书的缘故从中部搬上台北和姊姊同住一层小公寓。 虽说是姊姊,但他也才大我一岁, 不过她在高中毕业后就顺利找到工作,从事专业平面模特儿的工作,所以目前我们两人的衣食开销都由他负担。 我看看手上的报纸,想想的确课堂外的时间还满多的, 便翻起求职版,看看能否找到适合的工作。 嗯... 餐厅厨师? 算了吧... 我连泡麵都泡不好, 工厂运货? 唉~ 上课时我连课本都提的很吃力... 我一面一面的翻过去,开始抱怨起来, 因为根本就没一项适合我这种好吃懒惰... 不,也不全然是我的错, 我老爸老妈遗传给我的条件根本就很难找到好工作, 不但又瘦又白,而且体力也比一般同学差, 虽然我姐和我的体型特徵相似,不过毕竟她是女生, 有这些遗传反而帮助她得天独厚,是大美人一个, 反观我则是毫无男子气概的男孩。 正当我翻着报纸想放弃时, 姊姊不知何时冒出在我的身后, 兴奋的指着一则徵人启示说, ’这个这个啦~ 很适合你说’。 我朝着她指的位置读了出来: ’徵高中英文家教,薪资优厚,需有耐心肯负责,限年轻女性... ’ 念到这里时,我对身旁的姊姊白了一眼。 她一副晓以大义的模样说道, ’你正好学以緻用呀! 而且薪水又高,牺牲一点没关係的啦! 难道你想一直做米虫...’ 我不耐烦的看着她, 因为知道她想说的重点只有最后一句,我慢慢的回答说, ’你有没有读完啊? 他表明了只徵女生耶~ ’ 她露出别有心机的微笑,半拖半推的把我拉进她房间,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2 ”拜託!我才不要!” 我边吼边想离开她的房间, 姊姊急忙关上门,开始说服我, ”唉~你年纪也不小了,加上现在景气差, 帮忙赚点钱是天经地义的吧? 况且你又不会少块肉, 你在不打点工的话,我们下个月大概就要餐餐吃泡麵了.... ” 她歎了一口气,故做无奈的表情看着我。 心中挣扎了一会,我终于百般不愿意的屈服了, 让她进行她的"不人道"计划。

半小时后, 姊姊推着一位女孩走出房间, 这个美少女留着一头亮丽的长髮,秀气细緻的五官, 身穿一件粉色无袖背心和黑色薄纱短裙, 乍看之下两位女孩就像双胞胎一般。 不过不用说,这个多冒出来的女生当然就是被易装后的我。 ’嘿!比我预计中的完美耶~ 果然是大美人一个。’ 姊姊满意的上下打量着我。 ’少灌我迷汤了... 不过,为什麽我连内衣内裤都要换穿你的?’ 我掀起裙子,露出透明裤袜下的白色小内裤,不悦的询问她。 她大惊小怪的急呼着, ’欸!你现在要学着当女生的礼仪啊!哪能做这种难看的动作~ 还有,穿胸罩当然是要塞胸部啊~ 至于内裤, 呵... 看不出来你人又瘦又小,那话儿倒挺大的... 不穿上这件和裤袜哪藏的住啊~’ 我面红耳赤的,感觉被羞辱了一番似的。 她继续毫不在意般的,走到鞋柜挑了一双黑色及膝靴让我穿上,而尺寸意外的合适,就像我们两人真的是双胞胎姊妹般的。 我走到门旁的全身镜瞧着镜中的女孩, 老实说,我没想到自己的女装扮相竟然那麽漂亮, 标準的三围,修长的美腿,加上167的身高, 穿上靴子就如模特儿般的体型.... 一旁的姊姊拿了一个手袋和地址塞给我,说道, ’别自恋了!小姐,够漂亮了啦~ 来! 这是学生家的地址,加油吧! 别让姊姊丢人啊~ ’ 一脸茫然的女孩就这样被无情的姊姊推出门了。

我坐着计程车来到报纸上的地址, 赫然发现这一带就是有名的高级住宅区,能住在这的不是政要名人就是商业钜子, 每栋毫宅看起来对我都像城堡般豪华.... ’喂!辣妹,到了啦!’ 大嗓门的司机老大把正看的入神的我带回现实世界。 付钱下车后,我紧张的压了眼前高级别墅的门铃, 过了几秒,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出来应门。 他打量了我一番后,问道, ’请问小姐您是少爷的朋友吗?’ ’什麽? 喔... 不是,我是来应徵家教的...’ 向他表明来意后,他便领着我进入客厅。 ’啊!没想到是那麽年轻的女孩...’ 客厅内正站着一个準备穿上西装的男人,想必就是这家的主人了。 ’嗯... 因为我才大一... ’ 我头低低的不知该说什麽好,甚至开始担心老姐给我穿上的衣服显得太年轻了... ’呵呵... 你不用紧张, 其实我就是想找个年轻点的家教来帮小犬补习, 因为之前请过的老师都有点年纪,或许是不易沟通, 小犬的英文成绩始终不见起色...’ 我听到这里便轻鬆了点,因为这样来说我被录取的机会就大了些。 ’我想不彷向妳直说,小犬已经升上高三了, 但第一次期考的英文实在是... 难以起口,只考了39分... 这样下去,要申请到好的大学实在有点睏难, 而且事情传出去,我以后在商场上见人就多了个笑柄... 所以若可以的话,是否可请你今天就开始帮小犬上课?’ 我毫不考虑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份工作能那麽容易的接下。

他露出微笑继续说道, ’那麽,小犬就在楼上的房间自习着, 因为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切就拜託了...’ 正当管家準备领我上楼时,那男人又似乎想到什麽的对我小声说道, ’除了按每小时给付的辅导费外, 若小犬下次期考能有进步,每多一分我给你一万元, 就这样... 希望你能努力...’ 一时间,我脑中全是